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芊芊之爱无过错第6章在线阅读

作者:我字辛宇 来源:飞卢小说网

清鹭小小懊恼了一下道:“不必,只消带着文房四宝便可。”

“文房四宝?”无恹诧异了一下,小姐令自己惊奇的真是尚未不止一处,闺房姐妹若非出游,室内的玩耍不也仅仅指的是刺绣么,而小姐竟要文房四宝?

“是啊,很久没有和姐姐一起写诗了呢,想起谷中相互写诗赏诗的日子很是怀念,姐姐不知何时就要走了,我也很想抓住和姐姐相处的每一点时间呢。”清鹭笑笑道,眼中流露出怀念和不舍之意。

其实她怀念不舍是真,但作诗赏诗却多半名不副实。经过昨晚的事,即便压低声音清鹭也绝不敢明目张胆地和清莺谈论此事,只有写在纸上,看完即烧才是最保险的办法。她摇了摇头,心里一苦,身在家中也要如此小心翼翼了么。

“无欢,你引着我去西厢的客房找姐姐罢,无恹去准备东西,一会儿直接拿到姐姐那里。”

发完话清鹭起身,无恹马上应了声去准备东西,无欢自是引着清鹭向西厢客房走去。

“无欢,到底还有多久才到?”已经不知绕过几条九曲回廊、走过多少大小院落,客房还是迟迟未到,清鹭不由对芜府的“恢弘”心生无奈。

“听说近来绮姐姐平白捡了个妹妹,什么时候也让我见见呢?”无欢刚要答话,却听一女孩的声音从旁边的院落传来。

清鹭示意无欢噤声,两人停了步子,索性听了下去。平素只道“隔墙有耳”是多么无聊的行为,清鹭也本是平淡无争的性子,不成想因着芜府里府苑宅深,她竟也不得不作一回无聊之人。

“什么姐姐妹妹,不过是外面捡回来的,况乎我们并非一母所生,论着位置,我才是这芜府里真正的小姐才是。”若说刚才的声音生疏,这倒确实一听便是是芜绮的声音了。

“那是自然,嫡女又是如何,毕竟是你出生在先,又是生养在府里的小姐,旁的人就算想着用名分代替身份,也不过是痴心妄想罢了。”那女声又是应道,若不是其内容接二连三地惹人生厌,让人听去却也是轻柔动人。

从一开始清鹭就把芜绮当做孩子看,因着是一家的,也当下就当做了是自己的亲姐姐,未成想她一片真情实意,芜绮却非但未曾把她视为妹妹,更是认为她在抢夺她的地位。本以为身为太尉的孙女也当蕙质兰心,没想到却是如此庸俗不堪,想起芜绮的娘亲沁珠的行事,她却是宁可认为是庭院深深埋了人心,也不愿觉得她们本是这样的人。

抬了脚款款走进了院落,清鹭抬眸而笑道:“原想着什么时候找姐姐去玩呢,不想正四处逛着就遇见了姐姐,姐姐也真是的,身边有这样一位漂亮姐姐却不给鹭儿引荐,还偏生丢下鹭儿不理了。”

芜绮本是尴尬的神色一闪而过,心道看来这丫头只是路过,并未听去什么,否则即便她那娘亲不管,若是一状告到父亲那可怎么得好。于是马上换了脸色拉着清鹭的手笑着介绍道:“这是尹银蔻,她父亲便是当朝的尚书尹莫尹大人。”

“银蔻姐姐好,”清鹭看向尹银蔻道。

较之芜绮那娇生惯养的骄傲之气,尹银蔻倒像是更轻柔些,也是正配得她的轻言柔语。

清鹭略略顿了一下,又是接着道:“您和姐姐定是闺中密友吧,鹭儿也很羡慕呢,只是鹭儿尚不熟悉府中,现下让无欢带着我再四处逛逛,只好下次再找姐姐们玩了。”

“如此,既有无欢姐姐也就不陪同了,无欢,要好好照料小小姐。”芜绮于是忙作了结语道。

“是。”无欢垂首应道。虽然是二小姐的丫鬟,大小姐这般也无疑是在显示自己再家中吆五喝六的地位,但清鹭不计较,无欢也就稳重应了下来。

转了身带着无欢离开,清鹭心里是忽的便是痛楚莫名,两颗泪珠不由人催地蹦在眼里,清鹭却是轻抿着唇不容它们肆意落下。

看着清鹭悄然含泪,默然前行,一番俏然倔强,满带无辜伤怀,无欢此时却是什么也不敢出口。不是怕祸从口出得罪了那骄横的大小姐,而是怕一个安慰眼前的清鹭反是涕流成河。

又是走过几处院落,二人终于绕到了客房,清鹭眼中的泪水已是渐渐隐去。本就是天生倔强,外加着善良心性,她怎生会由得他人为自己琐事伤怀愤懑。扯开一个大大的笑容,清鹭径直推门而入。

无恹早就拿了文房四宝摆放整齐,正想急急问道小姐是去了哪里为何现在才来,看看无欢看看清莺终究是碍于礼数未曾开口。

“怎么今日如此高兴,这样晚才来莫不是有了新家忘了姐姐?”清莺笑问道。

“姐姐才是呢,鹭儿是不小心睡过了头,姐姐才是明明早起了却也不来陪鹭儿,鹭儿才要说是姐姐不要了鹭儿呢!”清鹭撅了嘴答道。

“你这丫头,合家上下便数你嘴刁,饶是姐姐如此疼你你也不肯留一分情面。”清莺数落清鹭道,却是终难含住一张俏皮笑靥。

“无欢、无恹,我和姐姐会诗,你们回去等等,留我们单独相处一会,晌午再来接我吧。”思及此行缘由,清鹭于是吩咐道。

“是。”无欢示意了无恹,二人双双行礼退下。

看着无欢的神色,怕是以为她要向姐姐诉苦,不愿他人见到痛哭流涕的景况,故此遣了她们走罢。清鹭想道,她叹了口气摇摇头,又是暂放下这些想法,提笔写道:

“姐姐,清鹭前来是有要事与姐姐相商。”

清鹭刚要制止清莺开口问话,却见清莺并不答话,而是仿似心知肚明地拿起另外一张纸也是叙叙写下几笔。待清莺停笔,她拿起一看,上面正写着:

“昨夜之事我已经知晓几分,但正是碍于芜相精明不敢莽撞找你。”

待要抬笔写下经过和疑问,清莺一张纸又递了过来:

“你名唤清鹭,虽说‘拾于息鹭河畔,河水波光清澈’也是能说得过去且最合乎联想的解释,但芜隐身为丞相,是朝廷要员中的要员,千年前的璐琅传说也未必不曾闻之,加之你我三人均名中带‘清’,芜相若是知道些什么并加以怀疑也极有可能。”

“莫非昨夜便是芜相派人用了姐姐的血试验清鹭?”

“是也不是。”

看着纸上的字,清鹭困惑地望向清莺,什么叫做“是也不是”?难道血液却是也能造假?但昨晚她确是触及血染,而那块皮肤确实并未曾有标记显现,可是若非清莺的血液来人拿的又是何人的血?况且,拿到的既不是清莺的血,来人又何故得以罢休呢?

清莺簌簌又是写下一张,交予清鹭,那上面又是写着:

“那日你回到客栈谈及身世,我们便料定极有可能会有昨夜之事,所以待你睡下后,清鸢与我细细商讨,终于想出应对之策:取清鸢之血滴在我的绣帕上,一旦发现苗头,便在适当时机受伤,假意用手帕包裹,再将手帕留予取血之人。”

真是万全之策,清鸢虽然也是暗卫一族,但清氏男子的血对于清鹭是不起作用的,如此一来清鹭的身份即便被查验也会瞒天过海。只庆幸当初奉命取血的那个人没有亲自行动而是如清鸢清莺所愿的那样拾了绣帕。

“受伤?伤在哪里?还有,这样说来,鸢哥哥也是受了伤了?”放下提着的心吊着的胆,清鹭急急关心起清莺清鸢的伤势。

“无妨,只是小伤罢了,清鸢只是在手臂上划了一刀,昨晚注意到屋外有人,我便是也只是故意失手打碎了茶盏,以碎瓷片子割伤手指而已。”

看着字迹清鹭心底疼痛,竟然因为自己害得身边的人受苦受伤。她马上抓起清莺的手,那里赫然正是几道新结的痂。

“反正流出马上就吮了,从我身上出来还还回我身上去,又没有什么损失,你看,这不是还好好地写着字呢么?”

清莺的神情甚是轻松,清鹭却依旧因着这不得已而必要的法子深深自责。清鹭心中暗暗决意道:只要兴复璐琅,便是只要以后兴复了璐琅他们就不必再为此这般受苦了吧,或许,这便亦是她唯一可以为他们做的事了。

“你们明明什么都安排好了却连一丁点都不告诉我,真真瞒得我好苦!”清鹭掩起眼中伤心,嘟起嘴来,拎着写着这几个大字的纸在清莺眼前晃着。

“之前进府的时候不也很配合你,没有多说一句话了嘛。”清莺又是微笑着抬手,将一张纸递上前来。

看完此句清鹭恍然大悟,她原以为清莺只懂得俏皮而已,其实哪里真是如此?姐姐毕竟是姐姐,平日里活泼有加,却是不代表真的不懂世事,进府前后无论是在绿苒、青梧面前还是在丞相、大夫人面前都是她一人在不停地说着,生怕清莺插上一句说漏或是说错了什么,原来那自作聪明的人却分明是她自己而已。

清鹭咬了咬嘴唇,十年时间这样在乎她又是被她这样在乎的姐姐竟是这样被她错看了去,还是她原也是个骄傲之人呢?

“姐姐真是一点也不让鹭儿,哪里来的那样多清奇诗句,不好不好,鹭儿半分也不给姐姐留下!”清鹭收回了心思道,算计着无欢无恹便也是该来了,她又是赶忙将刚刚写了字的纸张张摞起,眼睛一扫窗外,示意防的是隔墙有耳,下巴又一点烛台,说的是毁尸灭迹。

清莺会意,边点烛台边是戏笑道:“你这丫头嘴上一贯不肯饶人,只是不肯服输的时候手脚倒比嘴巴更加麻利,你不给我留半分字句,我便半个半分也不留给你!”

二人说说笑笑顷刻间便将纸张字句化为乌有,再抬头只留一桌的灰烬。

“小姐,我们来接你了。”无欢的声音从门外响起,清鹭看看一桌灰烬,这时辰真是配得正好。

“无欢、无恹,你们可算来了,快进来瞅瞅,姐姐是把我给欺负成了什么样子。”

“清鹭小姐、清莺小姐!”“你、你们......”两个丫头应声入了门,却是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哪里见什么诗词文稿,只见烛台燃着、灰烬满桌,还有些许未燃尽的纸灰正飘飘摇摇地往两位小姐的头上落呢!

“都怪姐姐,一直不肯让着我,偏偏簌簌几笔便写出那样好的词句,十年的妹妹都不肯相让,我才不要留下那些笔墨,省的她拿着回去告诉哥哥爹爹,又是笑话我一番。”清鹭故作*气状道。

“哪里是我不让你,分明是你不让我,烧了我的诗文不算,现在又嘴上讨巧,好似真真是我委屈了你呢。”清莺看向无欢、无恹道,脸色微红,好似真在争辩自己并非像清鹭一般小孩子脾气。

“无欢、无恹,姐姐就是欺负我,我们现在就回去,看她还能欺负了谁。”清鹭又是小脚轻轻一跺,状作撒娇使性道。说罢,她提着小裙摆就跑出了屋子,无欢、无恹只得急急向清莺微微屈膝福了福便出了门去,一路唤着“小姐”“小姐”紧跟其后。

见无欢、无恹紧随她跑了出来,清鹭渐渐放慢了步子,真真也是没有法子,谁让她身在自家却是不认识路呢。

清鹭叹口气,并非她真想瞒下无欢无恹什么,其实按照她的性情亦是四海之内皆亲友的,看着谁都天生就有一种亲切感,任是谁都愿意当亲人一样地对待,只是还是那句话,无奈府苑深深,虽是真心相待,她还是不敢将事事都悉数告知她们。

“好小姐,你可是真吓坏我了,当时一桌子的灰烬,我还以为发生什么事了呢。”清鹭刚刚坐定,就听无恹叨念起来。

“好恹儿,明明是姐姐不肯让我,你倒在这里叨烦起我来了。”清鹭一边吹着手中的茶一边清闲道。

“小姐,清莺小姐到底是作了什么样的诗句,竟能让你这样?”早上听了小姐那一句“未得良人,寤寐思服”,无欢就觉得清鹭才气不浅,随口拈来的辞句都如此文采,看到清莺的词作竟能让清鹭做到毁诗烧句的地步,不由得也有几分好奇。

“哼,谁要提她,那些诗诗句句早晚我也是作得出来。”清鹭别过脸去佯装生气道,实际心底却是暗道那有什么诗句,她本就没得好说,若是胡诌几句后来清莺再被人问及岂不是就漏了陷。

无欢见状也不再问,只管将清鹭空空的杯子又续上茶水。

清鹭将眼睛贴近杯子里新沏开的一朵朵茉莉花簇,花香氤氲,花瓣浮沉,她只觉得自己一副心窍仿似也随之一同绽放开去,既是伤怀那绽放在开水里的花终是未能免得周身痛楚,又是慨叹枯萎之花亦便也只有在滚开滚开的水中方能够重新散发出香气。

延伸阅读

宠后开挂模式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lc21.cn/gwui.shtml
当洛珞正纠结于要不要上前打招呼的时候,再抬头看对面,哪里还有哪吒的影子?洛珞心里顿时

我失眠,你就温柔点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lc21.cn/depc.shtml
淅淅沥沥。暮夏的天说变就变,前一刻还晴空万里,此刻却似被哪家怒火正旺的大小姐扯断的珠

[全职高手]横祸一根筋  http://www.lc21.cn/pcrf.shtml
“我不是你老师”用了很久的时间来消化那句话所带来的庞大信息量。凯瑟琳最终还是顶着两人

吃安利吗亲[综英美]启源(1)  http://www.lc21.cn/pbu8.shtml
昨晚梦中再度的相见,我放佛觉得自己不曾活在这个世界一般,没有她的日子,一切都变得索然

我真不会玄学在线阅读货有点不正常(求收藏)  http://www.lc21.cn/bz6u.shtml
“错,你当不了一个败家子!”庄羽转过身,朝其望去,眼前站着一个白衣儒士,看上去三十来

我的前夫是总裁大人之车马官司  http://www.lc21.cn/bbqz.shtml
听说要去夜轮的居所,程君允可高兴得不得了。出了门,外面沈家的,和夜轮手下的人还正兴致

薄雪之魔血洗天池(4)  http://www.lc21.cn/nojd.shtml
(静波曲)抵压着在天池回荡的哭声,最后这些琴音,像剑光一样围绕着红画,她害怕的抱着头

[旋风少女+盗墓]取代之第九章  http://www.lc21.cn/azr0.shtml
对照三人组队长于然刚四十岁,是资深音乐人士,之前几年在舞台是导师级别。队员宋艾,只比

腹黑王爷俏皮妃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lc21.cn/x5gz.shtml
黎霜清很快就到了277层,一路上不少的障碍都被黎霜清用节气——夏至炸毁。找到103号

我在海贼当老板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lc21.cn/ax6h.shtml
“城主,你对他是不是太过于容忍了!”满脸奸诈横肉的男子说道。“罢了,我只要严格按照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西游之儒道至圣第10章在线阅读

    一行五人,顺溜的来到西湖边,湖边停了好几艘画舫,个个精致漂亮。花满楼先一步走到一艘船的前面,跟画舫掌柜的说了什么,然后,掌柜的恭敬的候在一边,做着带路的姿势。花满楼转头对着还在高地站着的四人说到:“陆小凤,可以了,磨蹭什么,上船了。”于是陆小凤带头,飞飞跟着,王语嫣再跟着,西门吹雪垫底,一行人就来到

  • 抓鬼,我们是认真的暧昧气氛

    白嫱并没有意识到别的什么,只是在傅意让她解开扣子的时候,她稍微犹豫了一下,手指在他衬衫上停顿了好几秒。有点不太好意思解开啊。总觉得有点那什么旖旎的味道。她自认还是比较矜持的女孩子,这阵子跟傅意的接触,已经是她跟异性接触的最大尺度了。就是在她演戏的那段时间,也没有做过解他衣服这种让人误会的事啊。但是他

  • 鬼片世界之僵尸小王爷你们在开黑吗?

    黎思走进房间就看到梳妆台脚下放了一个纸盒子,她打开翻了翻,都是一些画具。今天溜达了一天,她也累了,随手将盒子放到门边,明天起来再将它拿到楼上的画室。次日,白家兄弟难得聚齐在同一张桌子吃饭,黎思看着桌上三张不同风格的美颜食欲都好上不少,试问谁有她这种福气,美男环绕在侧。她这边美滋滋想着,白燃突然道:“

  • 都市死神逍遥游之引梦

    漆黑的雨夜下,一座低矮破旧的老屋。屋檐下,一个浑身破布条的少年蹲靠在墙前,脊背紧贴墙面,双手随意地搭在膝盖上,微仰着头,双目紧闭,口唇微张,嘴角微微上扬。“轰隆隆”,雷声大作,惊醒了还在熟睡中的少年。少年睁开双眼,用手往后捋了捋头发,看着从天空中倾斜而下的大雨,就像一道银帘从天而落。“小家伙,下那么

  • 天崩开局在线阅读淫贼

    清晨,吃过早饭管家全叔就带着我参观了府邸。很大的院子,可是却显得无比的寂静与凄凉,这样的寂静让我觉得很不舒服,索性就回到了观云阁。望着观云阁大片的蔷薇花海,嗅着空气中蔷薇的芳香,我一个人坐在回廊的栏杆上发呆,这是娘最爱的花,也是我身上天生的味道。突然一双手蒙上了我的眼睛,随之而来的便是我再熟悉不过的

  • 妖精的尾巴之幻翼别惹我

    而这会,一群人大人物已经打听着消息,找到莫萱所在的医院了。。院长韩天林赶紧跑出来迎接,诚惶诚恐,今日这儿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来了这么多大人物?乖乖,连五大世家的家主都来了,扫了一眼,大部分的人,他平日里接触都接触不到,只是隔的很远,见过一面这样。等等,找人?“什么?叫莫凡?人不在这?好的,我们知道了

  • 圣渊记之第八章

    我与卷毛夜叉的故事8几天后,坂本辰马的队伍就迅速采购完毕,开始归途。早坂织衣在旁边记账,办事效率非常高。“有阿织在,我只需要动动嘴皮子就行了。”坂本辰马笑着拍了拍早坂织衣的肩膀。早坂织衣把算好的账本递过去。“我不会战斗,这种小事就交给我来做吧。”本以为这次走后勤应该不会有需要战斗的机会,但这次似乎很

  • 网游之残月冥王第四章在线阅读

    “怎滴,收了我~”沈蓁蓁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白璟。“你这个女人,怎么一点不知道礼仪廉耻!”像沈蓁蓁这种人的脑回路一般古代都没有的。沈蓁蓁笑了,“礼义廉耻,呵,我来应聘管家你都能和我扯到礼义廉耻,兄弟!”沈蓁蓁竖起了一个大拇指“你厉害,绝了!”“管,管家?”莫风有些摸不着头脑。“嗯!”沈蓁蓁非常认

  • 女痞子魂穿成男暴君怎么破装逼的下场

    第十二章装逼的下场此时四位身穿黑色迷采服的男子走到第一节车铺,他们手中拿着AK47冲锋枪,头上带着黑色的帽子还夹着一副夜色眼镜,肩上还穿着弹甲袋,腰间跨着一把沙漠之鹰手枪,脚下穿着作战靴,靴子上还绑了把军刺。“滚开,把那包拿过来。”一个劫匪当场给你那妇女一巴掌。“我跟你拼了…”妇女向着打她的劫匪冲上

  • [阴阳师]重生之晴明大人第九章在线阅读

    许晟和许宝成吃完后,张福堂和两个给他打下手的妇女把装烩菜的洋铁皮桶,装玉米馍的筐,还有吃饭用的碗,筷子已经装在一个打扫干净的拉车上,就等他俩了。哥俩一个在前面拉着拉车,一个在后面帮扶推着,从队部往村南渠上送。二队的工地是从村南的小石桥向西,直到村西和上信村交界的地方,小桥以东归一队和三队。上信村的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