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重生成神厨在线阅读他乡遇故人

作者:轻松度日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一章

箕阳国 和利城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这是李行知自幼就开始被老爹耳提面命的老话.

自打青春期懂事开始起,除了做饭和打网球,他爹教给他的人生哲理中,为数不多他记住的金玉良言。“时不我待啊!” 李行知不无自嘲的抽了下嘴。

端起面前已经凉透的拿铁,坐在角落里的李行知作势怕烫慢慢吸着,眼睛虽然低垂,但是余光依然毫无遗漏地扫视了一遍全场。TERAROSA 咖啡馆,坐落在汝矣岛汉江公园的中间,地铁汝矣岛3号出口边上,典型的箕阳国式咖啡店的装修风格,店外用木框架子上面摆了小盆绿植圈了八张铁艺玻璃桌的位置, 老板匠心独运的用了葡萄架遮阳, 光影斑驳的葡萄藤下, 躲在一颗靠近玻璃窗做隔断用的大叶绿萝阴影里喝咖啡的李行知,觉得自己在这场**已经立于不败之地。“明显午饭又得很迟了,这次“螳螂捕蝉”结束, 要好好敲老袁一顿”。李行知一边听着边上情侣的窃窃私语,一边欣赏着游客们的大肆喧哗,细细分辨着混杂在箕阳国语言的声浪里的信息,偶尔也捕捉到一些夹杂着日语和英语的音节的乱入。

这次的“螳螂捕蝉”的任务其实很简单,他这次是作为裕元基金的商务代表,到和利城出差,和KB国民银行接洽,商议IRS基金跨境代理销售以及对箕阳国货币的波动做市场调研。 老袁告诉他,此次出差他被全程监控着,而且要让他找出监控者。但是谁在监控他呢?如果你不是很了解箕阳国人的微表情,你怎么能分辨出哪双眼睛对你有着非同寻常的兴趣,抑或哪些人的举止和周围环境格格不入?努力回想着老袁课上的知识点,李行知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周围人的面容表情, 肢体语言,留意着边上那对情侣的打情骂俏,还有游客们故作矜持的互吹。

“一无所获”, 李行知不由得有些泄气。TERAROSA 咖啡馆里顾客们的表现,还没能触动他的职业敏感神经。如果是现实生活,这再好不过,可对这次行动来说,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裕元基金,是李行知的工作单位,一家主营方向为外汇套利的私募基金。如果李行知真的是分析师,那么他现在的行为就很怪异了。裕元基金的真实面目是谋略总部二部和央行反洗钱局的合作项目,以金融情报为纽带、以资金监测为手段、以数据信息共享为基础、专门设立的符合国家治理需要的“三反”监管体制机构,是通过对外汇市场的资金流向监控,梳理非正常资金流向,以达到反恐反洗钱反逃税以及获取资料进行情报分析(谍报活动)的目的,同时进行协调反洗钱行政主管部门、税务机关、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司法机关以及国务院银行业、证券、保险监督管理机构和其他行政机关之间合作不畅的部门机构,是一个由政务院反恐小组直接领导,不在体制内,也不在序列内的情报组织。

“Pardon, sir. Would you like another cup of coffe, please ?” (“先生,要再来杯咖啡么?”)

李行知扭头看了一眼。边上的小姑娘二十几岁,带着圆圆的黑框眼镜,梳着长马尾, 穿着传统的赤古里裙,大粉色的裙摆配着白色印有太极图的背心。

“小姑娘的英语说的大舌头啷叽的,跟章载道一个德行。”李行知不无恶意的奸笑,“都应该拿剪刀剪去一截。”

李行知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咖啡杯,已经空了。这家咖啡店具有超能力, 生生可以把星巴克DARK ROASTED做成一杯淡茶。

"No, tha肃慎 you. I've already had two, and my friend is coming soon, hopefully......" (“不了,谢谢。已经喝了两杯了。估计我朋友马上.......”)

说话间,李行知的目光穿过小姑娘的肩膀,一个络腮胡子出现在地铁口, 转过头望向这里。应该不会错了,狮王同学就是他了。

“He’s coming.” (“他来了。”) 李行知一边笑着对小姑娘说,一边招手示意络腮胡子过来。“Just a minute......“ (马上就好,就几分钟......)

“of course, sir.” (好的, 先生。)

络腮胡子走到桌边。李行知站了起来, 铁艺的椅子在鹅卵石地面上滑动,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响声。他和络腮胡子握了下手,然后快速地熊抱了下,拍拍肩膀后,彼此坐下。

“不好意思,行知,来的有点迟”

“习惯啦......你章载道什么时候吃饭准时过?”

其实自打从哥俩儿上学开始起就这德行。千万不要约章载道一起去茬架,如果一定要一起去, 约好了七点二十,你得告诉他七点准时到。 不然等开片都片完咯,这哥才晃晃悠悠拎着菜刀到场。

“行了行了,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啊。就这么点毛病,被你念叨几十年了。咖啡怎么样?”

“倒胃口”。李行知咂了咂嘴。

“你口味这么叼?。”章载道说道。

“淡如水的咖啡,确实不怎么样。最近过的怎么样,载赫兄?”

“还行吧,灶王爷贴腿肚子上,一个人吃饱了全家饿不着。”

“呵呵呵,小日子过的挺美啊。“ 李行知笑了,这是章载道对这类问题的典型回答。含义就是大爷一个人过的很爽, 不想找些妹子什么的干扰自己的美好单身世界。

“我挑的这地儿不错的,以前我来过。烤肉贼棒。她家的梅子腌肉烤肉都是自己秘制酱料腌过的,配上青椒,洋葱, 蒜瓣,生菜, 再来一瓶啤酒。完美...... 我跟你说, 再来一碗冷面,这日子, 神仙啊“

”行了行了,知道你无肉不欢,到底味道咋样,尽听你吹牛了,一个破烤肉而已,可怜的,在和利城这种乡下地方, 想吃个好的都没地儿吃。“

小姑娘转了过来。两个人都点了一份梅子腌肉烤肉套餐。“来两份冷面,小菜加双份,再多加一份拌饭酱。“章载道用箕阳国语吩咐服务员。小姑娘点点头, 收了菜单抱在怀里转身走了。

手肘撑在桌子上, 章载道用手轻轻拍了拍李行知的手背。“哥们, 穿得人模狗样的,看上去混得不错啊!好长日子没见,还真特么有点想你, 过的咋样?“

“熬呗。”

“你打电话给我, 着实吓了我一跳。”章载道说道。

“我本来想电话里跟你聊聊,商量下次你回国的时候找个地儿聚聚,谁成想你刚好就在附近。”李行知说。

章载道耸了耸肩:“世事难料啊,家里都好吧?石榴姐?还有......你家......太上皇 ......委员长大人安好?”

李行知尴尬的笑了笑。不仅仅是因为他用绰号称呼自己的老婆,以及故意叫错自己爷爷的头衔,其实这样炫技一样的遣词方式才是真正的章载道式语言。他这位朋友是典型的多动症患者,ADHD中偏动作过多和过于冲动的类型。上学的时候倒霉孩子因为这个没少被老师尅,都快有心理阴影了,李行知算是他非官方的心理辅导员。

作为从小玩到大的朋友, 李行知可以感受到章载道表面上交游广阔下的悲伤涌动。两个人从小到大,虽然小学不在一起,但是最后都算是燕京一五九中学的幸存者,李行知本来可以去燕京四中,只是家里老太爷不愿意他去,他爹自然也不敢让他去, 只能把他就近塞到帝王庙里去。虽然做了那么多年的发小,李行知总是感觉章载道有意无意地隐藏着某种情感,不愿意碰触这个世界,当然, 也不愿意被他这个朋友触碰。

李行知在一五九中学里这座大庙里没几个朋友, 大部分同班同学都在孤立他,把他视作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太子党,称他为大院里来的惨狗,很微妙的把他排挤在诸个小团体之外。李行知整整六年, 都在和这种偏见做斗争,最终以优异的成绩堵上了所有人的嘴。

也只有章载道,理解李行知这种求同的少年心理。现在回首往事, 李行知不得不承认, 章载道挽救了自己,否则他将不可避免的滑入自闭症的深渊。章载道根本不在乎李行知的身份地位, 也不管他是否经常跟外国政要子女见面或者参加各种顶级聚会。他只在乎这些场合里有没有尖果儿,或者总是套话李行知有没有在海里办过女文工团员。

李行知一直遗憾没有认真的跟章载道说过感谢你真挚的友谊这句话,“也许现在是时候表白一下?”他有些自嘲地想。可是章载道一直扯个不停,李行知觉得跟他聊天,简直就是在奇葩说的现场。

“石榴姐咋样了?”

“你说王瑞?”李行知回答道:“你刚才没听我说嘛,她现在去做宇航员了。”

“啥,宇航员,太搞笑了。行知,你特么不去说脱口秀太屈才了。”

李行知笑着回答:“还特么笑,你15岁的当口,咋不说你自己想当宇航员的理想可笑呢。”

“呃,现在想想是蛮搞笑的,你懂的。 石榴姐到底......?”

“王瑞去约翰霍普金斯进修了,公共卫生学院。”

“好吧,人生巅峰,确实是人生巅峰。你还在原来那个单位...... 金融集团?”

“裕元基金。”

“赚大钱啊?”

“一般过吧。”李行知敷衍道。事实呢,确实赚大钱。裕元基金的外汇套利交易确实是幌子,但是作为掩人耳目的必要手段,李行知和他的团队一定要在外汇市场上实际运营10亿规模的基金交易。收1.5个点的管理费已经足够他们现在尚未满编的团队潇洒了,何况还有谋略总部那边可以报销地勤费用。

章载道又说:"还有那谁......"

李行知一边笑着一边举手投降:“好啦好啦,载赫,我已经被你审个底儿掉了。说说你吧,最近过的咋样?”

“还在做咨询咯,最近海油和箕阳谈了18个月的项目终于有点眉目了。本来在东安呆了八个多月,现在为了方便沟通,搬到和利城这里来办公。 ”

章载道高中毕业以后, 考上了石油大学的物探系。明显现在也要开始赚大钱了。

“我喜欢和利城,真的。我住的地儿离这里不远,走路就能到。位置不错。”章载道说道。

“你主要做什么......”

“主要是钻井平台,输油管线和精炼厂的巡视,工作简单轻松。本来一直在中亚的,因为海油和箕阳有项目进入实质阶段的接洽,我被借调过来,你懂的。”

“富贵险中求。”中亚那破地儿是李行知第一次执行地勤任务,亲手了结了很多人渣。

章载道笑了:“没事儿,我们都受过安全培训的,安保措施也到位---类似黑水之类的,你懂的。大部分都是退役老兵,个个都是战狼,身手都不错。我就不提那些家伙的对付恐怖分子的糟心事儿了。”

“你要去雪豹突击队或者海航陆战队的训练基地,知道这帮家伙的反恐受训内容,估计会觉得更糟心。”心里这么想,李行知嘴上没说什么。

“有什么好的投资给我建议一下,洛克菲勒?”李行知问他。

“没有,再说我就算说了你会听?你自己才是巴菲特、索罗斯。”章载道挖苦道:“你有话就直说,绕来绕去,行知,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那副德行。”

李行知耸了耸肩:“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还是算了吧, 我反正买了宝能的万能险。”

烤肉来了,这里的烤肉,是后厨烤好了装在盘里送出来的。李行知学着章载道的样子, 把生菜铺平, 两片烤肉蘸了酱,码在生菜上, 然后把洋葱碎, 青椒圈还有蒜末撒在肉上, 加了一勺米饭压平后, 把生菜卷成筒一口吞掉。确实,秘制过的肉口感鲜香滑*嫩,豆瓣酱的咸香,洋葱的辛辣,青椒的脆爽,还有蒜末激发了肉的香气。确实美味可口,两个男人也饿了,风卷残云的吃完烤肉, 慢条斯理的开始吃冷面。

“你老爹的事儿,节哀顺变。”李行知说道。

“过去的事儿,就不要再提了。我收到你的短信了,这事儿怪我,我没跟大家伙说。”

“家里老太太安好?”

“不太好。都已经三年了, 可是我家老太太总是觉得老头子上周才刚去。”

“我懂。”章载道他爹, 章彬,死于心肌梗塞。章载道他妈,进书房叫老头休息的时候,才发现老头不行了,120到了也已经回天无力。老太太一直自责:要是不让老头在书房里待那么长时间,可能老头就不会出事儿。

“幸好我姐,顺英,---你应该见过她---离老太太不远,隔三差五地回去看看她。有时候如果觉得老太太不对呢,就带她去天坛的神经外科瞧瞧,医生就给开了点帕罗西汀。”

“精神镇静剂, 抗抑郁,也抗焦虑。”李行知接茬道。其实李行知希望章载道换个话题聊,这种家长里短对他来说是种煎熬。“老太太这种情况持续多久了?”

“有一阵子了。”

“帕罗西汀应该很快就会见效的,老太太马上就可以好起来。”李行知安慰他。

章载道呵呵一笑,打趣他:“家里有两个医生就是不一样啊!”

“耳濡目染。”

章载道把冷面里的一块苹果扔进嘴里。“说说吧, 啥风把你吹到和利城来啦?”

“市场调研。最近箕阳国货币大幅波动,金慧朴如果再这么折腾, 可能箕阳国币会有不错的结构性行情。管理层希望可以提前备好仓位捞一票。”

市场调研, 确实是李行知这个裕元基金的分析师的分内之事,然而,这次更多的是一次搜集情报的公费旅游。托媒体发达的福, 现在的情报搜集在办公室里就可以完成,从各种新闻媒体投放的海量电视视频,新闻APP端,轻轻松松就可以获取大量的信息, 再辅以情报分析技术, 很容易就可以获取各类有价值情报。但是李行知的直属领导,顶头上司,袁朗,转业老兵,一直喜欢传统的方法,"到群众中去,是获取有价值情报的最佳法宝。”虽然李行知诟病这种行动方式是爷爷辈们的老古董法宝,但是作为纪律部队,不折不扣的执行上级命令是必须做的。目前为止, 李行知还未观察到金慧朴这位箕阳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有任何行差踏错的地方,但是这种谨言慎行的风格能持续多久还未可知。

李行知把话题又甩给章载道:“你来这里有一阵儿了。过的习惯不?”

“我么,在这里跟在自己家里没区别。”

“这倒也是,你本来就是箕阳国人。”李行知说道。

“你才是箕阳国人, 你全家都是箕阳国人。”章载道像被踩到了尾巴。

“我又没一个有箕阳国血统的老爹。” 李行知淡定地说道。

“......”

难堪的沉默,李行知有些艰难的开口:“这个.......”

“你又没说错,不过,如果让我爹选择,他会做一个肃慎国人。”章载道叹了口气。“或许,归化成Z国人也是不错的选择。”

“老无所依, 一世浮萍。”李行知心里如此评价, 没敢宣诸于口。这是朴家血脉里的宿命,章彬的命运还跟他爹有关,章载道他爷爷章渊骏,更是在抗战时期就跟自家老太爷在太行山区里打游击, 他就更不好说什么了。

两个人又扯了一个多小时的闲篇。喝了六杯银壶泡的薄荷茶。

章载道看了一下自己的表:“槽糕, 我得走了。行知,不好意思啊。”

章载道站了起来。 李行知也站了起来,伸出手。章载道握住了李行知的手,却做了件以前很少做的事情,迎向李行知的目光,盯着他。“说真的, 他乡逢故知,真的很开心!”

“彼此彼此,载赫。”李行知思忖,有点不对劲。“最近没啥事吧?”

“没,能有啥事呢?”章载道打了个哈哈。“哥们,我的公寓离这儿步行只要15分钟。”章载道告诉了他一个地址。“就在鹭梁津公园的右边。如果你下次再来和利城需要找个地方歇脚,那公寓是个不错的地儿。你有钥匙。冰箱里有饺子。”

“谢谢,哥们儿,不过......”

“一路顺风, 行知。”

章载道转身走了,两三步就绕过葡萄藤缠绕的遮阳架子,消失不见了。

“钥匙, 什么钥匙?”李行知满头雾水。

他一边想一边坐下来,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茶杯。茶杯前面,那个银壶边上,有一把银色的钥匙。

“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儿?” 李行知暗自嘀咕了一声。

阿美利卡, 洛基城

作为团队里唯一的女性------柳真雅,百无聊赖的靠在椅子背上,半闭着眼睛,以适应车外不停划过的炫目灯光,忍受着半开的车窗传进来的刺耳的噪音。

这是一辆老式的丰田海狮,本来被扔在二手车市场里沤废铁。柳真雅花了两百块美刀把车买了出来。稍微修了一下,换了刹车灯。又在班宁老社区里,路边的僵尸车上扒了块牌照,七拼八凑的就可以上路了。

伊戈尔突然重重的踩下了刹车,海狮带着刺耳的噪音斜着停了下来。一对喝的醉醺醺的男女,晃晃悠悠地从保险杠前面挪了过去。那个女的一边慢悠悠的向前走,一边回头看着伊戈尔,咧嘴露出了傻笑,伸出右手, 冲着伊戈尔竖起中指,嘴里不干不净:“JERKER!”

柳真雅看着伊戈尔非常克制的紧闭牙关,但是明显看得出他脖子下的青筋在跳动。伊戈尔面无表情的等那对狗男女挪了过去,才慢慢起步向前开去。马路的两边,都是步履蹒跚的醉鬼和瘾君子。在柳真雅坐的后排位置的窗户口, 一间PUB的门从里面被一脚踹开,飘出一阵震耳欲聋的电音舞曲。

“WHAT'S JERKER?”( “JERKER,是什么意思?”)

用五姑娘做老婆的人!!!柳真雅心里给自己的解释点了32个赞, 却没有告诉他,只是跟他说,“过会儿告诉你。”

“天啊。这都什么地方?”

“PUBS”,柳真雅回答道。

“全都是?”

“差不多吧。这个区基本都是这类PUB。 这里是伯顿路。南加州的大学生们都觉得这是潮地儿,”柳真雅说道。

“这里全是南加州大学的学生?”

“大部分都是。”

“他们早上怎么办?”伊戈尔是个好奇宝宝。“难道他们不上课么?”

柳真雅觉得有点好笑。你一个逊尼派穆斯林, 不关注这帮人酗酒违反圣训,却关注他们会不会因为饮酒误事?

“喝咖啡。”她回答道。“我猜,或者别的更刺激的东西。”

最后排的座位上,柳真雅临时拼凑的团队里的另外两个成员,奈乍尔和德玛西两个男的,把脸贴在后窗上,瞪着眼睛兴奋地左顾右盼。在他们的家乡,姑娘敢露着大腿四处乱走,或者男人敢喝醉成这样,都应该被扔进监狱里清醒清醒。不,应该用石头砸死他们。

这两个货色,包括伊戈尔,都是柳真雅在偷渡的蛇头手里买下的货色。这三个本来要偷渡去英国,但是由于整个欧盟因为难民问题太多而有着很强的排外情绪,他们觉得不好混,又想偷渡到阿美利卡,结果被蛇头甩到了柯纳达,要不是柳真雅跟蛇头买人,三个人可能已经在大西洋里喂鲨鱼了。伊戈尔原来曾是教师,英语会说一点,所以柳真雅让他当三个人里的头儿,让他管着那两个,那两个只会简单会话。

对这帮家伙来说,海滩上有姑娘露着腿走已经是很大的刺激了。结果,现在就有情侣在路边大搞真人秀。舌吻...... 在他们家乡,夫妻都不可以在卧室以外接吻。

德玛西趴到柳真雅的椅子背上,问她:“ This is an important school, you say?”( “听你说, 这学校很棒的。”)

“One of the most presigious in the world,” (“全球最顶尖的学府之一。”)金真雅回复他。

空气沉默了几秒,“这学校的入学考试难么?”

柳真雅不禁失笑,伊戈尔也是,笑骂道:“你也不撒泡尿看看你的德行,德玛西。”

奈乍尔咂了咂嘴:“婊子, 都是婊子,全他妈的都是婊子。她们都该被处以鞭刑,抽她一百,鞭鞭见血。”

柳真雅一点都不觉得这家伙有问题。奈乍尔是个狂信徒,性格暴躁下手狠毒,所以柳真雅安排他干头号打手。德玛西胆小如鼠,但是很机警,柳真雅打算让他做观察手,但是这家伙胆子太小一有风吹草动就要开溜,不过训练训练应该可以承担这个任务。伊戈尔做司机和支援,还兼职自己跟团队沟通时的翻译。对于这个团队的组建,柳真雅还有些小小的得意,攒三个难民入队,既节省经费,又能把事情办了。自己已经带着他们得手了几次了。

伊戈尔又向前开了几分钟,在纪念公园前面停了下来。这里的路两边店铺林立, 到处都是餐馆和PUB。这里的人们比刚才的收敛了很多,因为来这里的学生都不喜欢刚才那段路的PUB,他们称哪里是“meat market”, “肉场”,金真雅脑子里掂量这个词儿,“这个词儿对不?”她也无法去证实。有时候远离危险的最好方法就是不要去靠近它。

“我的线人跟我讲,她最喜欢来的PUB名字叫“跑马场”。柳真雅对另外三个讲。

“跑马?”德玛西有点懵。

“对, 让大学生们跑马。”柳真雅嘴里嘟囔着。“到了, 前面靠左。”

“我看到跑马场了。德玛西,奈乍尔,你们两个找一下她的车, 一辆红色的MINI,有白色的米字旗。”

“她怎么能买得起这么好的车?” 奈乍尔有点不解。

她爹给的。柳真雅心里想的嘴里没说:“甭管这个, 赶紧瞪大眼睛找。”

伊戈尔把车速降了下来。没一会儿功夫,后面排队的车不耐烦的开始鸣笛催他。

“稍微开快点儿。”柳真雅命令道。伊戈尔稍微多点了下油门。这样不会招来警察。

“等等, 我找着她的车了。”德玛西兴奋的说。“在右边。”

柳真雅透过车窗扫了一眼。“没错,就是这辆。继续往前开。”

伊戈尔开始加速,然后右转进了新林顿道, 在一个加油站边上找了一个停车位。他把车入位熄火,看了下表。“现在怎么办?”

“等。”柳真雅的回答简单明了。

延伸阅读

环盛加盟  http://www.leclosfleuri46.com/pct4.shtml
环盛渔具总部是钓箱、子线盒、漂盒、拉饵盘、渔具配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

庚禄加盟  http://www.leclosfleuri46.com/ywji.shtml
庚禄渔具坐落于河北省沧州市肃宁县徐庄工业区,成立于1992年占地0多亩是鱼竿、鱼竿配

优能贝贝脑潜能开发加盟  http://www.leclosfleuri46.com/xf1.shtml
优能贝贝脑潜能开发投资始终秉承感恩奉献、关爱儿童成长的理念,在传统的儿童产品经营中,

LIDEMA高尔夫球用品加盟  http://www.leclosfleuri46.com/gm7a.shtml
随着中国经济快速增长,带动了一大批爱好高尔夫运动的消费人群的出现。高尔夫运动爱好者每

爱乐童加盟  http://www.leclosfleuri46.com/ay4b.shtml
项目介绍:很多家庭都是以孩子为中心的,可以说中国有90%的家庭都是这样。父母对孩子的

金贵酒业加盟  http://www.leclosfleuri46.com/dwx3.shtml
金贵酒业位于鲁西南名城——金乡,这里物产丰富,交通便利,文化发达,民风淳朴。金贵酒业

博文智星加盟  http://www.leclosfleuri46.com/ycnc.shtml
博文智星领跑早教行业助力创业投资明天培训及学前教材研发、新型学具开发、幼儿师资培训、

Aisa艾萨加盟  http://www.leclosfleuri46.com/6zd2.shtml
北京领锋时代环境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公司是一家专注于空气净化领域产品研发、

东方倍力加盟  http://www.leclosfleuri46.com/a1by.shtml
东方倍力营养品主要包括基础营养素与功能性保健品两大产品体系,科学地创建了一个完整的产

摩斯卡箱包加盟  http://www.leclosfleuri46.com/69o9.shtml
集团介绍摩斯卡箱包加盟旗下三大工厂:摩斯卡PC箱厂摩斯卡布箱厂摩斯卡公文箱厂摩斯卡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异界音乐大咖在线阅读第5章

    杀了人,她心情就更好了。收拾好这些宫女,浑身轻飘飘的往凤仪殿去。“陛下?您怎么来了?”李笙珞身型修长,一袭淡蓝素衣,绾起的长发及腰,走一步晃一分清新俊逸。“闲来无事,寡人想来欣赏笙珞舞剑”舜钰面色温和,衣袖里拿着小玉笛的手,捏了捏。“陛下……”“别叫寡人陛下,叫寡人啊钰”舜钰突然的打断,说的话倒是让

  • 私奔第四章在线阅读

    待刘老板走后,赵武关上门向杨锴问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个刘老板肯定还有什么是瞒着我们,有几个很关键的地方,虽然掩饰的很好,但我还是发现了。杨锴一笑道:不错,不错,有进步,这都被你发现了。看来上次的伤没让你白受啊!算了吧!不要挖苦我了,我认真的。对于这个刘老板,你怎么看?赵武苦笑的说道。杨锴接着道:这

  • (兄弟战争)为什么朋友全都姓朝日奈?第6章在线阅读

    林瑶看着纪子桓的嘴脸,脑海里浮现的是上辈子发生的种种。她手脚有些冰凉。虽然不想承认,但面对纪子桓——这个给她上了人生第一课的宿敌,林瑶无法保持淡定。林瑶和纪子桓是宿敌,林瑶手下的小弟和纪子桓的跟班也是宿敌,再往大一点,一中和三中的学生们,大多也都互相看不顺眼。等关琳琳等人看清楚来人是三中这群讨人厌的

  • 纵横都市的首富阴谋

    摘下头盔,石磊狠狠的吸了一口气,随即呼出来!这**玩的真是惊心动魄啊!搞的石磊都分不清楚哪是**哪是生活了!抬头看了看表,早上8点。**是不能上了,他们肯定还在门口堵着,一时半会不会走的。出去转一圈吧!好几天都没出门了,简单的收拾洗簌了一下,就出门了家附近就有个公交车站牌,也没个目的地!上了公交车,

  • 玄幻都市之洪荒圣人在未来在线阅读第1节

    东洲大陆一个偏远的村庄——玉树村!郑自然悠闲的坐在院子里的石台上正在吞云吐雾。文晓雅杉杉的从外面走了进来。“爹我回来了。”晓雅看了看郑自然就向屋里走去。“晓雅啊,你不在家陪你娘回来干嘛啊?”文晓雅从屋里换了一件衣服走出来说:“我陪我娘打完针陪他一会就回来了。郑飞不是说果园里还有活吗我回来帮他干些!”

  • 旧与新时代的交接点第六章在线阅读

    “岩哥,接下来怎么办?”痞子龙问道。张岩想了想,再次切开了虚空。一伸手,从中拿出了一个两米高的瓶子。瓶子内有着绿色的液体,液体中有着一名浑身壮硕的异形人。绿色液体,正灌入那异形**内。“岩哥,这是?”“我在龙珠世界打败的一名对手,而这个就是他本身。我当时没有毁灭他,而是将他封存了起来,放在我的空间内

  • [综]阁下要不听我bb会再打?选择的下一门科目(第一更)

    “光环二级,加成百分之百!”意识定格在了光环之上,而此时的光环之上无数的信息流转,最终化为的一段简短的说明直接涌入了他的脑海当中。“百分之百!”咀嚼着脑海之中给出了的信息,江晨的双目闪烁,有些意外,也有些欣喜之色。这一种文字的吸引力,哪怕此时还没有展现给别人看,可此时的他却已经感觉到这恐怖的效果。眼

  • 绝品商业奇才之第三章(3)

    黄昏下的圣加伦出乎意料的美,湛蓝的天空浮动着大块大块的白色云朵,它们在夕阳的辉映下呈现出如血般的嫣红,又像浓妆艳抹的姑娘用妆笔在脸上摆弄的胭脂。一缕缕霞光洒在小镇的房屋上,仿佛披上一层亮闪闪的金装,此时的小镇是那样的静谧、安详......霞光将唐眠的身影剪裁得冗长,她在小巷子里慢慢地走着,梳理一天下

  • 全修真界都以为我死了[穿书]第五章在线阅读

    “师傅,我们今天开始学拳吗?”林小川看着眼前笑眯眯的叶问。“当然,过来,小川,为师先跟你说下当今武学的等级划分。”叶问看着林小川道。“武学等级?”林小川疑惑的道。没学过武的林小川对这个什么武学等级还真的是不知道。“对。当今的武学分为明劲、暗劲、还有化劲,至于化劲往上为师也不知道。明劲分为初期、中期、

  • 网游之龙斗世界之仆人!(4)

    这个叫托比欧的小子……还真是个家务小能手。我算是明白为什么老板会看重他了。真是个乖巧听话任劳任怨的仆人啊……才一个下午,已经把客厅收拾得能让人正常通行了……“……你还……不错嘛……整理什么的,你很擅长啊……”我心不甘情不愿地坐在空旷的沙发上,有些不习惯地看着四周整洁和空余的空间,心里痒痒的,感觉又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