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洪荒之盖世帝皇在线阅读第9节

作者:包大人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带着龙剑与凤刀回到了给我安排的厢房,有丫鬟过来说:“少侠,热水已经给您准备好了,您是不是现在就沐浴?”

傍黑的那场厮杀是出了不少的汗,原本还不觉得如何,如今这丫鬟一说热水沐浴,顿时就浑身燥痒起来。随着丫鬟去到一间专门用来洗浴的房间,应该有两间房那么大,几排衣架一个屏风,屏风后面则贴着墙根砌着一个个数尺见方的池子,从屋顶可放下一个厚厚的皮幔罩住池子和池子中的人,里面热汽弥漫,在这初冬的寒气里,脱光了衣服也不觉得冷。

我闭上眼泡在水里,任凭热意烧灼着皮肤,从毛孔进入直达心间,一阵惬意袭来,令我暂时忘却了许多,比如刘天明的死,比如朱家小姐的失踪,或者说是树林的那一场厮杀,还有师父,这很多一直在心头徘徊的莫名的东西,都暂时地被这热意蒸成了水汽散出体外。

也许是疲劳了,也许是太放松的缘故,不知几时我醒来,才发觉热水已成凉水,我不禁打了个颤,忙揭开皮幔穿起自己的衣服。那丫鬟早已离去,看院落间的房屋大多都熄了烛火,会客厅那却是依旧灯火通明,从远处顺着敞开的门向内看,朱老爷子、丁三爷和几位长者都在,但也只是在沉默的坐着,想来依旧是没有更好的办法,除了派出的人挨片挨片地搜寻之外,也只有等待了。

我回到客房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的一个盹已经驱走了今日的困意,还是那些散发的莫名的东西又从呼吸里回到了心头徘徊。我无论睁眼还是闭眼,都是那些场景一个一个交换着地在脑海里扰着。这可是很久都没有的事情了。

我索性穿上了衣服,一个人踱到了庄子外,那守在门口的家丁问我,我说我出去遛遛,很快就会回来。

但我带了龙与凤,因为那一股莫名的不安总在心头萦绕不去。

我踏着夜顺着风走,我感觉风吹我时浑身起的凉意。天上星光灿烂明月皎洁,站在庄子后面这座山的山顶上看去,大地连同远处的小山,都掩映在夜色下,显得一切都平静得很,可有谁知这平静里藏得是什么呢?我更感受到了这夜里的凉,我裹了裹身子坐在草地上,我什么都没想,或者说是我想了很多却什么都没想出来。

我就这么抱着双腿发呆的时候,眼角的余光中忽然有个影子在远处一闪而逝,我也只是扭头看了下,什么都没有,便依旧回头抱着双腿发呆。或许是直觉吧,心里那股莫名的不安愈发的强烈起来,思绪在漫天飘舞中忽然伸出头来问了我一句:“那会是什么呢?”

我怔怔地对着那影子闪逝的方向看了会,决定还是去瞅瞅。走近了看,却是在一个山崖边,我四处望望,并未发现有任何印迹证明这儿曾有人来过,或者有其他什么东西来过,一圈都空荡荡的,除了空气别无他物。

我想着也许是我恍惚了,走近山崖向下看,许是夜色月光的缘故竟看不出有几许深。我瞧见脚下有一个小的平台,于是走到了平台上背倚着一块石头临崖而坐,继续抱着双腿发刚才的呆。想着师父,想着如果月圆之前还没有师父的消息传来,且不管这朱家小姐回来与否,都先去辰州找一下师父的朋友,那个叫段子煌的。假若那夜师父没有去庆云楼也没有去找段子煌,那……我拍了拍脑袋,想着师父武功那么好,即便遇着事也定不会出事的,可旋即想到那刘天明的武功应该不比师父差,结果……

这风从崖下吹上来,猎猎作响,不会的功夫,身上的寒意便重了许多,我不敢再去想,又一次向崖下看了眼,站起身准备回山庄,刚转身走了一步,猛然回身走到刚才的位置,再一次伸头向崖下看去,赫然眼光所见竟有一根大脚趾头粗的麻绳,一端扣在一根同样粗的钢钎上定于崖壁上口的缝隙中,另一端则沿崖壁悬挂而下。

这说明刚才那一闪而逝的影子不是虚幻的想象,绝对是一个人。这可真得很难寻找,如果不是临崖下望,谁也不会想到竟会在这里有一根麻绳,怪不得丁三爷他们说派人搜遍后山也找不到一点的蛛丝马迹,谁会想到跑到崖边伸头向下看呢,且看的那地方巧巧地就是这麻绳的所在呢。

我不假思索地便顺着绳子攀援而下,约莫着好一会的功夫,具体多少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看下面一片漆黑,看上面那崖际已融在了月光之中,而后我便看见了一个洞,洞里还闪着微弱的光。

我悄悄地贴近洞口向里看去,洞似乎很深,外面一个狭窄的空间里什么也没有,而摇摆的火光从里间映出两个人的身影,从身材上看,其中一个躺在地上的应该是位女子,另一个站着的人是个男子。正思索着是不是再往里进一步,以观清洞里的情形,又怕万一被对方发觉自己也走不掉,不光救不得人反而把自己也搭了进去,想着趁对方没有发觉,赶紧溜回去通知朱老爷子,让他们来救。

抓住绳子正欲攀爬上去,便听得里间传来那女子的惊呼。听得那男子的声音道:“你乖乖的别乱动,待会送你上路的时候还能给你个轻快,若不然,我有的是折磨的手段,保证你就是死了想起来都会后悔你爹妈生了你。”

然后那女子的惊呼更大声地传了出来。我顾不得再想着去通风报信了,忙从绳子上跃了下来,抽出了龙,悄悄地走了过去。从侧脸看去仿佛就是日间那与丁贵一恶战的中年书生,此刻正坐在一少女的双腿之上撕扯其衣裳,那少女被用绳索绑住了手脚,挣扎也只是徒劳,就我走这几步路的功夫,一条衣袖已经被扯破,露出白玉一般莹洁的手臂,这更刺激了那中年书生的情欲,伸手向那少女胸前的衣衫扯去。

眼看少女就要春光外泄,我踮起脚尖三步并作两步纵身持剑向那中年书生刺去,那少女看见我,愣了一下,然后便用被绑着的双手抱住了那中年书生的正撕扯其胸前衣衫的手。那中年书生显然是在过度的激情中,不料想会有人冒出来从背后刺他一剑,又被那少女的挣扎燃起了兴,直到我的剑刺入他的身体,他才哀痛一声,不待我将剑抽出再行使招,便见着了那中年书生的拳头,立时肩膀挨了一拳,向后跌飞出去,龙也随着我紧握的手远离他的身体,血立时喷涌而出。

我未等跌落于地,翻身一个侧滚拄剑而立,暗道可惜。那一剑并未刺入我要刺入的目标,可能是因为那少女的挣扎那中年书生身体的晃动,离目标差了几许。由于角度和那中年书生俯身的缘故,我第一个念头是想把他刺成重伤无还手之力,结果却只是刺中了他右肋骨的地方,但龙剑的锋利还是超乎了我的想象,从刺入其身体的声音和最初刹那传来的滞涩感,我判断至少也切断了他的一根肋骨。

他一只手捂住伤口,但血依旧从指缝间往外渗,嘀嗒嘀嗒,另一只手则抄起不知谁扔在地上的一柄剑。他先是惊了下待看清是我,道:“又是你这小子!”

我没搭话,只是用剑指着他慢慢向地上那少女走过去,以防止对方用那少女要挟我,那我就不知道怎么办了。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打得过他,但我知道我肯定耗得过他,因此在他没有要动手的前提下,我也没有主动再攻击,但我也不会给他包扎伤口的机会,所以我一边向地上那少女靠近,一边紧紧地盯着他。

他似乎明了了我的意思,随着我的转动转动,并没有试图去包扎伤口,也没有向那少女靠近,而是一步步地后退,试图离我更远一些。当我离那少女在一剑之地时,那中年书生也离我有了一纵之远。

那少女道:“快,把我手上的绳子割掉!”

我闻言转头用龙去割她手上的绳子,才发现她不光是手臂*露在外,胸前的衣衫也已被那中年书生扯开了半襟,露出里面水红色的胸兜,我竟然还瞅了眼那挺着一个头的像是鸭子的东西,暗道这难道就是鸳鸯?

“你看什么呢,还不快去追。”那少女脸色红了红,对着我斥道,双手解开绑着双腿的绳子,站起来里里外外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裳,虽然无论怎么整理都难再掩那抹春色外露。

“哦!哦!”我回过神来再去看那中年书生已没了踪影,想是已经跑了。我问那少女道:“姑娘,你没事吧?”

那姑娘显然也明白了身上的衣裳再怎么也盖不住*露的躯体,索性不再去管它,走到洞口边盯着外面说:“你为什么不把他杀了?”

我挠挠头不好意思道:“我打不过他的。”

姑娘道:“那他若是养好伤再回来,或者是找了帮手再回来,我们不还是都得死。”

我道:“我带你出去不就行了。”

姑娘道:“怎么出去?”

我道:“不是有绳子吗,顺着爬上去不就行了。”

姑娘白了我一眼,不再理我,径自走进了里间。我心想这很难吗,但当我从洞口回到那姑娘身边时只能苦笑着说:“嘿嘿,先走一步算一步吧。”

那姑娘望了望我,叹口气道:“那也只能这样了。”

我不好再盯着那姑娘看,于是便打量起这洞来。这洞恰如一个张开了口的葫芦,除了最外侧那个小小的入口之外,里面还有两个洞室,那中年书生欲欺凌那姑娘并和我对峙的所在是在外间,里面还有一个更大的空间。

那姑娘转身朝里间走去,我便也随其后向里走,只见她从堆放在地上的一个包裹内翻捡出一件男子的衣衫,笼在身上遮住了那些外露的皮肤,回过头却还不忘白了我一眼。

我只好讷讷地走过那姑娘朝别处看去,便看见了这洞室的壁角里躺着两具尸体。走过去查看,先跃入眼帘的是横在边上的一把熟悉的剑,心中一跳,忙将那分明是被一柄剑连在一起的尸体分开,赫然便见着了师父的面目,我顿时跌倒于地。

应该是很长的时间吧,我才听见耳朵里传来那姑娘的叫声:“喂!喂!你怎么了?”

“醒醒!醒醒!”姑娘摇着我喊道。

我看着这刻躺在地上的师父,二话没说站了起来,拖起那具我不知是谁的尸体,拖到洞口再一脚踹下了山崖,而后我将师父靠着崖壁摆好,跪在了他的面前磕了三个头。我没有哭,但悲伤还是充溢着胸腔,并从眼角流出。

那姑娘也跪下磕了三个头,说道:“我不知道您是谁,但总归您是因我而死的,谢谢了!谢谢了!”然后问我:“你认识他吗?”

我哽咽着道:“是我师父!”

那姑娘又重重地磕了三个头,道:“今天您的徒弟又救了我,我就再给您磕三个头吧!”

我就这么一直跪着在师父的面前,许久许久才彻底地缓过自己的神来,发现那姑娘也这么一直在边上跪着,我问她道:“我师父是什么时候死的?”

姑娘道:“昨晚。应该是昨晚,我被那恶贼掳来后,刚被他绑住了手脚,你师父就进来了,然后两个人就开始打,然后…然后两个人便都没了声音,好长时间都没出来,我猜测应该就是那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就同归于尽了。”

我没再言语,只是望着如今一动不动的师父。那姑娘看了我一眼,接着说道:“然后那个恶贼的徒弟,就是刚才那个人也进了来,看见他师父和你师父都死了,就把我全身绑了拴在了石头上,出去后就一直没回来,刚回来就说…就说我爹爹在外面派了很多的人在找我,他打算把我…把我…杀了就自己跑得远远的,然后…然后你就进了来。”

她说:“你饿吗,我…我一天多没吃东西了,那有那恶贼留下的吃的,你要不要吃点。”

我道:“我不饿,你去吃吧。”我只是跪在师父的面前。

那姑娘道:“那…我们是不是把你的师父埋了,这也好让他老人家入土为安。”

我还是没动,只是望着师父沉默不言。她好像四处看了看,然后又回到了我身边说道:“这…这都是些石头,没法子埋呀,怎么办?”

她看我还是无意说话,将师父的剑从地上捡起放到了师父的身前。我抬头看了她眼道:“用火烧了吧。”

她连声应道“哦哦!”,向洞外走去。我站了起来,将师父的衣服整理好,她也从洞口抱了些枯枝败叶,说道:“我只能弄这些了。”

这显然是不够的,我借着月光看见洞口两侧有几棵已枯黄的树,将原本绑着那姑娘而被我割断的绳子接了起来,一头握在那姑娘的手里一头系在树身上,我则攀着洞壁凹凸的位置用剑去砍树根,这样一棵一棵直到把我能够得着的树全砍了,我看着那垒成堆的树枝,用那姑娘搜集来的树叶草根铺平了,然后轻轻地将师父放在了上面。

我跪下给师父磕头,那姑娘也跪在一边陪着我给师父磕头。我从那姑娘的手里接过洞壁上的火把,点向师父身下的草,火开始一点点地变大,渐渐地包裹了师父的身体,我听见了那火烧灼身体发出的声响,我想起了早已沉在记忆深处的义父,终究还是没有忍住哭出了声,一边磕着头一边任凭泪水从脸颊滑落。

看那些火苗在风的摇摆中吞噬着师父的躯身,我说道:“我很难受!”

我想着佛所说的涅槃,也许师父在这火中魂魄脱离了束缚走向了另一个轮回,也许回到了万物最初的寂无。但不管是哪个,我都希望师父是快乐的,所以我希望我此刻展现的面容是愉悦的,可是我却无法掩饰自己的悲伤。

我说道:“我真的好难受!”

延伸阅读

爱恋族加盟  http://www.millerboergoatfarm.com/dhum.shtml
恋爱人群往往是追求浪漫主义的代名词,他们具有“我的爱情纯真,我的爱情”的美满理念,对

路神加盟  http://www.millerboergoatfarm.com/xeik.shtml
路神导航仪是行车记录仪、行车记录仪、电子狗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

美丝秀加盟  http://www.millerboergoatfarm.com/dov5.shtml
品牌创立时间:2011年01月03日品牌介绍:美丝秀隶属于河南许昌博美发制品有限公司

9519名酒坊加盟  http://www.millerboergoatfarm.com/ya65.shtml
9519名酒坊是中国酒类营销渠道的出众者。公司管理着国内外各种名优酒在中国的营销渠道

艾依莎加盟  http://www.millerboergoatfarm.com/pqts.shtml
艾依莎洗衣生活馆项目介绍:艾依莎洗衣生活馆属于上海万星洗涤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公司是一

馋锅香辣虾加盟  http://www.millerboergoatfarm.com/rku.shtml
虽然说香辣虾是人们餐桌上常见的一款特色美食,制作方法简单,但是馋锅香辣虾口味多变、鲜

名狼加盟  http://www.millerboergoatfarm.com/g5mm.shtml
名狼双肩包总部是一家设计及生产拉杆箱、旅行箱、登机箱、双肩包、登山包、电脑包等、拉杆

隆通加盟  http://www.millerboergoatfarm.com/nk6o.shtml
隆通玩具实业有限公司设厂于有“玩具礼品城”之称的中国广东澄海,我司年创办以来,生产高

金瑞盈加盟  http://www.millerboergoatfarm.com/y5xx.shtml
金瑞盈服装是一家及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儿童服装公司,拥有大规模的厂房和生产车间,厂房面

皮美迩皮革护理加盟  http://www.millerboergoatfarm.com/gphf.shtml
皮美迩牌专职皮革护理店是重庆芬尼斯皮革护理有限公司精心打造的皮革护理连锁项目,是一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唐之最强李元芳之任命下来

    下午两点多,我估摸教育局上班,陈局长应该回到了办公室,就去找他。在局长办公室门外等了十多分钟,就见陈局长回来。“小谢,你怎么来了,冯春起他们都已经走了呀?”他显得惊讶。我说:“陈局长,听说学校放一周假,但我没接到任何通知,早上先去了趟学校,后来知情才追上来,现在我要不要和他们一样也写份申请?”陈局长

  • [系统+红楼]云裳一舞在红楼在线阅读第5节

    古三通心理明白,明日一战将是九死一生。他在天牢这些年,每日以蜘蛛、壁虎为食,武道根基已损,功力不进反退,现在又传一部分功力给儿子护身,明日一战将会很艰难。但无论怎样,{天香豆蔻}在曹正淳身上,他就必须去取,这一战无可避免。他现在将《金刚不坏神功》传给成是非,万一他有所不测,会在第一时间将全身功力,想

  • 那些念倾时光在线阅读第8章

    见到大禹天尊走来,十位冥王忙率众鬼卒上前行礼。“行了,本尊面前就不必多礼了。”大禹天尊挥了挥手,朗声笑道。随即,大禹天尊将十位冥王一一介绍了一遍,分别是:秦广王,楚江王,宋帝王,五官王,阎罗王,卞城王,泰山王,都市王,平等王,转轮王。须太这个末流小仙则是诚惶诚恐的连连行礼,礼毕之后,待须太仔细一看,

  • 无双农场主第2章在线阅读

    苏陌每天早晨都起得很早,这样她可以有足够的时间用来搭配衣服,整理妆容,以此做到每次出场都能精致到无可挑剔。九点钟上班,她八点二十分在公司楼下的星巴克吃早餐,通常是一杯卡布奇诺,加一块蛋糕。吃完早餐,补好口红,步履优雅地去公司。也因为早起,她不必像大多数白领那样,因为赶时间而匆匆忙忙。他们有的手里拎着

  • 异能杂货铺在线阅读第七章

    白矾放在凌手里,慌忙地从他身侧而过,去看病人。凌拿着手里的东西,上下翻看,真是好东西,沒想到冷冰冰地白矾会女红。看着白矾穿梭地身影,脸上荡漾着笑容。这几日为了病情,白矾费尽心思,努力地研究着药方。心里却有点焦急,疫病虽然没有大面积扩散,但每日都有人死去,这病总是反复,每当有起色时,隔天又回到原样,她

  • 安白.若梦第9章在线阅读

    “砰”的一声巨响,掩月宫的大门被大力撞开,由于惯力的作用,算命的像是一条湿滑的黄鳝一般,身体僵硬地从门前一直冲到了桌角,撞到了桌子腿才停下来。钟黎殷被这一声巨响吓得虎躯一震,在李正卿怀里哆嗦了一下,茫然地抬起头,刚看到李正卿一片精壮的胸膛,便被人按下头,塞进了被窝里。“什么事?”李正卿坐起身,一只手

  • 魔幻手机之最强飞人在线阅读第一章

    “江小姐,你平时不上班都喜欢做什么呀?”“就宅在家里看看电影,打扫卫生,有时也会逛逛街。”说完之后她尴尬的朝对方笑笑,才想起来问“那你平时呢?”江夏安在回去坐公交的路上,望着外面熙熙攘攘的街道,烈日炎炎似火烧。不知不觉回忆如窗外的阳光洒满大地,蔓延开来。在江夏安记忆里,刚入高三那一年的夏天格外的热,

  • 重紫名被别人取了在线阅读考场风云(下)

    “叮铃铃叮铃铃,一阵铃声过后.“请考生进考场,请考生进考场.播音员用标准的普通话通过高音嗽叭连续说了两遍.肖海晨同其他考生一样,走进了考场,准备接下来的考试.“你们考试的时候,要把会做的题目先做,不懂做的就放在后面去做.在参加高考过程时,肖海晨想起了平时老师所说的话.“你们应该把那些问答题,作文题等

  • 竹马哥哥的影后小娇妻要来瓶伏特加吗

    凌霄是被一通电话吵醒的,她捂着因为酒精而疼痛的头坐起来,神情呆滞的盯着透过窗户照射进来的阳光以及漂浮在半空中的细小颗粒看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的摸出响个不停的手机按下接听键。“凌霄,如果不是我找到了老头子留给我的那些资料和文件,你是不是就打算一直瞒着那件事了!”电话那头传来托尼的声音,听上去感觉很是暴

  • 悟法求真在线阅读第三节

    季暖缓了一会儿,擦干眼泪,费力朝床榻走去。“小哥哥,你没事吧?”柔柔的女声自头顶响起,叶寒时费力抬起头便对上一双温柔的眼眸。那是怎样一双眼啊,柔弱而带着担忧,却又像春雨洗过的竹林带着勃勃的生机。他看得呆了,忽然分不清自己是不是在梦中。直到一双冰凉柔软的手轻轻落在他额头,他才惊醒。“你额头好烫,别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