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神境苍穹在线阅读第六章

作者:言子朝朝 来源:17K小说网

一八八三年八月二十七日这一天,梅林学校的老师阿莲娜与艾登来到七色铃兰接新生。

梅林魔法学校的学制是三年,每学年接受三百六十名新生,学校一共有一千零八十名学生。此时大概有二百八十名新生在七色铃兰盘亘,他们大多都是王都之外的生源,因此被称作都外生。考虑到都外生的人数如此之多,梅林学校就将黑水街唯一的旅馆——七色铃兰定为了集结点,作为报酬,旅馆将此期间的收入的十分之一捐献给梅林学校。

两位老师带着新生们走出七色铃兰,在黑水街上列队。此时的维多利亚才知道,原来七色铃兰能住下这么多人。维多利亚猜想,也许七色铃兰内部被施放了空间咒语,它的内部空间要远比看起来大得多。当维多利亚用“矩阵”的注释框观照了这家旅馆之后,她才发现这家旅馆其实是一件流传了千年的神器,其内部构造可以凭店主的意志变化。

布兰特一度出现在维多利亚的视野里,但是维多利亚微笑着向他挥了挥粉拳,布兰特便找了个借口到队尾去了。维多利亚那一拳的威力给布兰特留下了恐怖的印象,在小兄弟们不在身边的时候,布兰特不准备招惹维多利亚。布兰特坚信自己做了正确的选择,但是不知怎么的,他觉得心底有一些痒痒,似乎不招惹维多利亚,生活就失去了乐趣。

新生们在老师的带领下,从黑水街路边的地下通道,来到一个火车站台,在铁轨上有一列刷着黑漆的火车,火车头的烟囱冒着股股黑烟,黑烟遮蔽了太阳的光芒。

新生们按照次序登上火车,寻找自己的包厢,将自己的行李放在行李架上。维多利亚将旅行箱和龙皮背囊放好之后,还帮助一位金发少女将她的大行李箱放在了行李架上。

“夏洛蒂·莱恩·格达。”少女有着金色的齐肩卷发,脸型像一只狐狸,透着狡黠和智慧,五官深邃,眸子是罕见的紫色。少女带着微笑向维多利亚伸出了右手,而她的左手正在梳理自己的头发。少女的卷发梳理得非常蓬松,但一点都不乱,不难看出她对自己的头发非常珍爱。

“维多利亚·希帕提娅·罗尔罗斯,我是《权臣传》的作者,你也可以叫我维姬。”维多利亚伸出右手与夏洛蒂握了握手。

“你是那本妖书的作者啊,家里人不让我看你的书,不过我偷偷买了一本,藏在了抽屉的下面。”夏洛蒂从巫师袍的袖子中取出了一支魔杖,指着自己左手拇指上的一颗昂贵的欧泊戒指,念了一句咒语。一个承装着纸杯蛋糕的小盘子出现半空之中。看样子,这个欧泊戒指应当是一个空间法器。夏洛蒂借此炫耀自己的魔法技艺以及自己家族的财富。

“我自己用魔法烤的,据家里的糕点师傅说,味道还不错。”夏洛蒂抓住小盘子,把它放在窗子旁的小桌上,示意维多利亚享用蛋糕。在炫耀的同时,夏洛蒂也不忘了释放善意,小小年纪做事竟然已经如此滴水不漏。

维多利亚从袍子的口袋里抓出两把羊脂软糖,放到桌子上。“这是我家乡的特产,也请你尝一尝吧。”

“你脸上的花朵是家乡流行的妆容吗?”夏洛蒂问。

“不,它们是符文。”维多利亚用两根食指在彼岸花与紫罗兰上一划,两个符文瞬间支离破碎,变成两抹色彩缤纷的碎屑,过了一小会,才重新汇集在一起,恢复了原样。

到目前为止,两个女孩之间的相处还是和睦的。她们的出身都很优渥,所受的教育也比较好,两个人之间又没有什么既往的过节,所以她们之间的谈话虽然矜持,但也有谈笑风生。

这种美好的状态一直持续到男孩们来到这间包厢。

“女士们,我们能在这里待一会儿吗?其他包厢都满了。”马可·布罗斯基将一个男孩推进了包厢。

就这样,一个黑色头发、棕褐色皮肤、瓜子脸、琥珀色眼睛,外姓爽朗的男孩子坐到了维多利亚的身边,将他的行李袋放到了维多利亚的龙皮背囊上。而马可则坐到了夏洛蒂的身边,将自己的轮式箱包停在了包厢的中间,这个过程中,还将夏洛蒂的白色小皮靴上压出了一道泥印。

两个女孩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愤怒。维多利亚将黑发男孩的行李袋从自己的龙皮背囊上拿了下来,放在一边。夏洛蒂用自己的魔杖向靴子一指,念了一句咒语,靴子上的泥印消失了,当然,这只是暂时的,清洁咒只能维持几个小时,而更高端的反召唤咒语不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巫能做到的。

“我叫马可,马可·西斯廷·布罗斯基,这位是卢克·罗汉·哈克,请问这两位姑娘的芳名是什么?”马可见气氛有些尴尬,向两位女孩自我介绍。

“夏洛蒂·莱恩·格达,这位是维多利亚·希帕提娅·罗尔罗斯。”夏洛蒂白了马可一眼,却又忍不住偷笑。

“对不起。”卢克主动向维多利亚道歉。

“没关系。”维多利亚很大度地接受了卢克的道歉。

然后四个人就没有话说了。又过了不到五分钟,布兰特提着一个行李袋推开了包厢的拉门。

“车上没有位置了,能不能让我先歇一下脚。”布兰特脸色更苍白了。布兰特不由众人分说,将行李袋向马可身边一扔,自己坐到了卢克的身边。喘了半天气后才注意到有两道刀剑一样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怪力女!阉伶!”布兰特皱着眉头道。

马可啐了一口,维多利亚挥了挥拳头。

“这个锅盖头叫马可·布罗斯基,这个雪女叫维多利亚·罗尔罗斯,他们都有自己的名字。”夏洛蒂训斥布兰特,但在同时,她也调皮给这两个人起了绰号。

“我认识他们,我爸爸是梅林学校的校董,我怎么会不知道他们的名字。我想让老爸给雪女一个退学处分,但是老爸说他要是真的那样做了的话,我会后悔。我就不明白,将这样一个暴力女驱逐出梅林学校,我会后悔什么。”布兰特嘿嘿地笑着。

“我也认为那样你会后悔。”夏洛蒂表现得高深莫测。

夏洛蒂显然很期待布兰特问为什么,但是出乎她意料的是,布兰特靠在包厢的壁板上,闭目养神,不说话了。而布兰特一老实下来,马可和维多利亚也不理睬他,一个仰着头靠在座椅上,一个伏在小桌子上,各自假寐去了。

“你就不想听听我的解释?”夏洛蒂小声地问布兰特。

“不想,老爸告诉我,秘密在一本名叫《权臣传》的书里,我让我的哥们读这本书,然后给我写一篇感想。”布兰特道。

“你为什么不能自己去读。”

“那样多费时费力呀,这世上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做,我只能将自己有限的生命投入到必要的事务上,至于其他的事,就只能放一放了。”布兰特说着说着,居然就快要睡着了。在大多数情况下,布兰特是一个节能主义者,只有在和看不上眼的人作对的时候,他才有使不完的活力。

“我读过这本书,你想听听我的想法吗?”夏洛蒂循循善诱。

“哦,那你说来听听。”布兰特睁开了眼睛,正襟危坐。

“《权臣传》所描绘的罗兰世界是一个被‘原力’笼罩的世界,那里有两个国家,一个叫‘晋帝国’,一个叫‘布莱希特帝国’,两个国家的人使用‘原力’的手法是不同的。布莱希特帝国使用‘咒术’和‘杂学’,他们的功法很像我们的黑魔法或奥术。晋帝国使用‘元道’和‘武技’,他们的功法很像那些骑士或战士们的格斗技,只不过更强大一些。也就是说这本书里有两种文明,四种力量体系。”夏洛蒂娓娓道来。

“《权臣传》中所描绘的科学十分地发达,也有很多与原力相关的技术。比较有代表性的有基础工业、战争工业,以及使用一种名叫‘晶尘’作为材料的素子工业。罗兰世界的人们已经能够穿越时空,征战不同的位面。《权臣传》的军事理论十分地超前,很多理论已经被法兰克的军事顾问们证实是可行的,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我的叔叔就是女王陛下的顾问。但是以上我讲的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权臣传》的主人公周琳琳的眼睛中有两个瞳纹,一个记载了来自晋帝国的知识,一个记载了来自布莱希特的知识,她的左脸颊上有一朵曼殊沙华,用以压制她那属于虚空巨兽的血脉,她可以与一种叫做矩阵的超自然的存在沟通。在她眼中的世界是支离破碎的,世间万物都是矩阵制造的幻象,是用来圈禁自己的监牢。她还是一个左撇子,她的头发是银色的。”夏洛蒂指着伏案小憩的维多利亚。

“你的意思是,她以自己的幻想为蓝本,编织了一个奇幻故事。”布兰特斜着眼睛盯着维多利亚。

“不,我的意思是,根据魔法原理中的平行世界理论和念动成真理论,要么维多利亚的灵魂来自那个世界,要么她凭空创造了一个概念世界。无论哪一种,都意味着她是一个超凡脱俗的存在。”

延伸阅读

妖后的秘密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944central.com/uedt.shtml
中午宋一在食堂草草的扒了两口饭,就拉着熊思往操场那边跑去。因为操场和外面只有一个栅栏

闲看云起时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944central.com/ydn9.shtml
“不想报仇?”利姆鲁问道。“想啊,但报仇的方法有很多种呢。”老哥布林说道。利姆鲁道,

无衣之女Loser的现实(五)  http://www.944central.com/6vn9.shtml
大牛回屋后,英儿将鼠含到一边:没吓坏你吧,我就是做做样子,你别怕,谁叫咱是打工的呢。

我怀疑你喜欢我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944central.com/by6j.shtml
“我这体内的色素构成到底都是写啥?”时旅生无可恋,她怎么说也是经历过九年义务教育与三

星宿来之不易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944central.com/a5x9.shtml
她生意太好,客人往来不绝的。也只有趁这大雪天,道路阻塞时候才能得空出来透透气。而且,

世界之主从当城主开始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944central.com/u7t7.shtml
杭初寒推开家门,发现杭志明还坐在客厅看着电视,估计是在等他回来,他老妈今晚上大夜班,

永无止境的绿洲在线阅读跪还是不跪  http://www.944central.com/g82m.shtml
“小九啊,我让你借的那些书,你可借到了?”“夏老大,您借的书也忒冷门了些,我这翻遍了

[我英]我不小心改变了世界甜粽子(4)  http://www.944central.com/sdke.shtml
陆流云回到房里刚把外套脱下来,屁股还没坐热凳子,就被张妈拨拉着先去见了他老子。“去哪

碧空第二章  http://www.944central.com/pbjq.shtml
夏疏桐端坐在床上,像个幼儿园学生一样乖巧地听钱伶伶讲话。钱伶伶说她叫夏疏桐,二十七岁

爱忧生怖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944central.com/6ifp.shtml
“梭*哈!”老约翰看着对面将身前所有筹码都推出去的年轻人,越发感叹自己是真的老了。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地尘源生在线阅读第7节

    仓县之外,副将牛云山乃是牛秀牛进达的心腹,可以说是忠心耿耿矫勇善战。而此时此刻,他却是心在滴血。对面的突厥大概有两千人,按理说他的一千骑兵不会败的这么快,败的这么惨。可对面打头的却是三个中年人。异人!绝对是异人!在大唐,异人也不少见,只不过他们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林,基本上不会出世,用他们的话来说,

  • 魔瞳传说第5章在线阅读

    你妹的,你现在的出头就是在刁难我呢!沐恩惜内心想着,照着季墨非的胸口来了一拳,时夜暝接着扼住了她的手腕。“不能打人,”他对她说完,目光转向季墨非,“你今天上午没课?”沐恩惜望着季墨非,心里的余怒并没有消除,如果不是时夜暝拦着,她还想踢季墨非几脚!上一世跟时夜暝去离婚之前,季墨非正在她家逗曜儿玩,她要

  • 魔渡情愫萌芽

    汀北四中内,一班正在上自习,宋卫东打开课本,正准备预习。这时候从后面传来了一张纸条,他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你没事吧?”。宋卫东回头看了一眼,恰好与坐在后一排的沈梦婷四目相对。沈梦婷看到宋卫东向她这边看了过来,迅速就低下了头。宋卫东回过身来,随即在纸条上回复道“没事,今天谢谢你了。”然后就让后面的同学

  • 都市之辅助人生之来啊来啊来体检(二)(2)

    敲门的声音不大,但却像是敲在了这群人的心里,他们悚然一惊,更是缩成一团,大气都不敢喘。这个诊室都没有门,又怎么会传来敲门声?中年人也是一惊,但他的动作却没停止,他的手飞快的伸进盒子里,拿出了一根采血针。然后飞快的矮下身子躲进了桌子下面。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敲门声传来的地方。而一直呆坐着没有任何动静的

  • 都市:我能贩卖情绪Die

    死亡来得太过于猝不及防。只不过是撑不住困意在画应援时睡着,醒来就发现自己换了个世界,还是自己追番里的**世界。#这种充满乙女感的设定是什么鬼##还能不能回去!她应援还没画完##遇到自己本命cp能不能要个签名#脑海里各种吐槽层出不从,像条咸鱼一样不愿面对现实的夏莱,睁眼是头顶天花板,揉着自己的肩膀爬起

  • 临冬遇尔在线阅读第6节

    而到了如今这步田地,已是身不由己。又苦叹了一声之后,无极子才盯着君子一字一句道“我需要你送我神魂归去”“什么?带你鬼魂回去?”君子被震惊的后退几步,才大声的说道。看着君子那震惊的表情,无极子不由的想起昨晚,君子惊吓到头发都竖立起来的样子。无极子内心又是一紧,匆忙开口解释道:“不是鬼魂,是修真者的神魂

  • 小说什么的都是骗人的在线阅读大海贼的时代

    “呜哈,还是不行啊,我的霸气资质,实在是差的有些可以了,这有着四年的时间了吧,我竟然才是只是学会了缠绕,硬化根本就是做不到啊。”一名身高在一米九左右的男子,此时看着眼前的一个墙壁的巨大坑洞,挠了挠头,因为对于自己的修炼成果很是不满意,而陷入到了深深地自责当中。“很不错了,要知道我们当时虽然学习的很快

  • 捡到狂犬的病美人在线阅读阴阳神光刷刷刷(4/7求收藏)

    香火盛,则气运足,还可以通过香火感悟天道,乃是圣人必争的东西。“好,那就说定了,等我好消息!”林凡收了所有东西,来到没人烟的地方滑破空间,一个踏步回到蜀山。关注林凡一举一动的老子大喜:“混沌道体果然厉害,居然可以随意穿行混沌胎膜,希望不要让我失望。”林凡来到人间界!发现击杀师傅的一拨人还在撞击山门,

  • 宠物小精灵之王者无双之年沧桑化鬼厉(1)

    十年光阴,对于修仙之人来说,不算长,但对于心死之人来说,却也不短。十年荏苒,已是沧海幻桑田。黑压压的荒林里,一群乌鸦受了惊般的扑棱飞过,“鸹~鸹~”粗劣嘶哑的叫声为这死寂的黑夜平添了几分诡异。一个手持噬魂,面容冷冽的男子飞身而至,他穿着玄黑色的外套,头戴黑色斗篷,好似要与这黑夜融为一体,周身散发着黑

  • 穿越之后魔尊大人每天都在撩我之上当?(3)

    青苗一走,青禾吩咐青雨和青釉去净房准备小姐洗漱,自己亲自去边柜里翻出了几身衣服,等待送水的空档,她坐站在了颜彦身边,帮着颜彦把头饰拆了,一边拆一边低声劝起了颜彦。而颜彦此时也闭上了眼睛,一面分析着青禾的话,一面开始接受本尊身体的记忆。说起来这小姑娘的命也够苦的,原本她父亲是这定南侯府的嫡长子,可惜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