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天劫之莫失莫忘之第八章(8)

作者:邓雪夏 来源:晋江文学城

在地下的第十天,终于有了新进展。

张凌烟正将一批明器往洞外递,就听到一声惊呼,她识得那声音,是同行中的一个孩子的。她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仔细去分辨着嘈杂中的零碎音节。

她隐约听得“铃铛”,“青铜”,“泥巴”的词,粗略一拼凑,心下了然。看来是那个青铜铃铛找到了,正打算出了洞去瞧瞧,就被洞外接应的四子制止了。

四子言语间尽是疑惑:“小烟,你先别出来,有些不对劲。”张凌烟窝在那一听这话,本来懒散的精神顿时集中起来,她擦了擦耳边的泥浆,凝神去听外边的动静。

嘈杂声相比刚才更响了,其中还夹杂着尖叫,还有一些刀斧相撞的声音。张凌烟越发觉得不妙,也顾不得别的,高声喊着外边的四子。

喊了好几声,没有人回应。

张凌烟冷汗有些下来了,咬牙又等了等,便一鼓作气往外爬去。快到洞口的时候,她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一下钻出去,而是屏息缩在洞口的一旁,留心着外边的情况。

嘈杂声丝毫未减,这下张凌烟听得更加清楚了,不是尖叫,而是惨叫。除了刀刃相撞的声音,还有刀斧砍入肉体,鲜血喷涌的声音。

张凌烟不知外边到底发生了何种变故,一只手死死的捂住了嘴巴,另一只手的指甲早已掐入了手掌中,在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下,她根本感受不到疼痛。

在这样狭窄的空间里,她难得有机会冷静分析,同时也在担心着四子和张起灵的安危。她发现摆在自己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困死在这儿,坐以待毙;另一条便是现在冲出去看看形势,主动出击,灵活应对。

该如何选,一目了然。

张凌烟调整了自己的姿势,双耳专注的听着外面的动静,就在此洞附近的嘈杂声最小的时候,张凌烟一跃而出,在地上往旁边一滚,立刻贴着墙壁半蹲起来,双手也顺势格挡在了胸前。

待她看清楚眼前的情景时,她就忘记了先前在脑海里预想的全部计划,如今这不大的地方里,真真称得上的是地狱了。

四周的洞壁上喷溅了大片的鲜血,地上也被冲出了许多沟壑,里面全是缓缓流淌着的鲜血,一直流到张凌烟的脚边。张凌烟往旁边挪了挪,但鞋子已经被血沾湿了。

空气中浓重的血腥气让张凌烟直反胃,地上横七竖八的倒着之前还活蹦乱跳的人,断肢残骸散落的到处都是,那一双双瞪大到目眦欲裂的眼睛,让张凌烟神使鬼差的想到了当年死去的那个女孩儿的眼睛。

她不知道短短的时间里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她也不想花心思去知道,本能的反应便是能全身而退。她小心翼翼的盯着四周,猫着腰往前方走去,眸子不停歇的在倒地的尸体上打转儿。

她在找张起灵和四子。

只是都快摸到出口处了也没看见他们俩,张凌烟抬头看了看那个明亮的出口,又看了看这个血色的炼狱,咬咬牙还是往回走,再搜寻一遍。

黑暗的角落,有一双眼睛始终紧盯着张凌烟的身影。

张凌烟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蹲了下去,眼睛依旧警觉的四处看着,右手从地上捞起了一把匕首,手上也因此沾上了粘稠的血液。她也顾不得擦拭,就紧紧的抓在了手心里。

就在她要起身的一瞬间,只感觉后背一阵凉意,有一丝劲风被带了起来。

凌厉的杀气破空而来。

张凌烟暗叫不好,这人的时机抓的刚刚好,在她重心不稳时发起攻击是最有胜算的,而且背后偷袭,很大程度上就能一刀毙命。

张凌烟右脚一偏,左脚一个扫腿将身子拉低,右手同时撑在地上,她集中精力听着刀风的声音,就在那刀要击中胸口的瞬间,她压低身体左手的匕首往上死命一挡,将那把刀挡在了离胸口一寸的地方。

定睛看清来人,张凌烟的瞳孔瞬间放大。因为重心不稳她背部着地,那人的刀就压了下来,她拼了命的往上抬,一声“四哥”让那人停住了。

是的,想要置张凌烟于死地的便是四子。

张凌烟发现四子很不对劲,整个动作极度僵硬,双眼无神还布满了红血丝,远看就像是一双猩红的眼睛。他的这一击是使出了全力的。

张凌烟不知道四子为何会不认识自己了,她架在半空中的双手已经在颤抖了,眼看是支撑不了几时,但她知道一旦自己有丝毫的松懈,悬在自己胸口上的刀就能准确无误的插进自己的胸膛里。

她见唤了一声“四哥”后,他的动作有明显的停滞,便再也没法冷静下去了,一声接着一声的“四哥”在空旷的洞内回响着,震得张凌烟耳膜发痛。

由于太过害怕,她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温热的液体在她冰冷的脸上肆意流淌着,眼泪也模糊了视线。

但是她觉得手上的力度渐渐减轻了,她快速眨了眨眼睛,就看到四子的脸上恢复了一些神志。她赶忙又喊了一句:“四哥!是我!我是凌烟啊!”

四子本来大脑一片空白,仿佛是睡着了一般,朦朦胧胧间就听到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叫着自己,等他渐渐看清楚时,竟发现是张凌烟。

他想把手上的刀子扔掉但是发现身体根本不受控制,迷迷糊糊的轻唤了一声“凌烟”,尾音还未消散在空气里,四子就觉得腹部一阵剧痛,巨大的撕裂感和痛意将他彻底拉回了现实他低头一看,一把短刀贯穿了他的腹部。

他看到张凌烟那张呆愣的脸孔,他对着她微微一笑,握紧了手上的刀,稍稍侧开身子抬手将那人的脖颈贯穿。

喷涌而出的鲜血结结实实的溅了四子一脸,有些溅入了眼睛里,染得他一双眸子更加可怖。

他不屑的将腹部的刀子□□,鲜血顿时涌了出来,他将五指压在伤口上,可无济于事。

张凌烟完全卸了手上的力,一时间虎口发麻根本提不上劲儿,她粗喘着气,见四子受了伤,下意识的将手附在了他的手上。

一双眸子坚毅无比,“不准死。”

因为失血的速度过快,四子觉得有些头晕目眩,他对着张凌烟虚弱的点了点头,微笑里透着疲惫。待张凌烟支撑着地坐起身子的时候,他再也支撑不住了,一下倒在了张凌烟的双膝上。

张凌烟看着鲜血在四子的身下渐渐扩开,再也忍不住了,开始放声大哭。四子眼神有些涣散了,但还是抬手艰难的去为张凌烟擦眼泪。

“虽然,我的,小烟,哭也是,这么的好看,但是,还是见不得,你哭的。”

张凌烟哭喊得嗓子都喑哑了,只能不停地摇晃着四子,不让他就这么睡过去了。她双手紧紧按着四子腹部那道狰狞的伤口,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我不准你死,不准你死,说好一起看春天的,你答应我要陪着我一起的!”

此时四子已经嗅到了死亡的味道了,但是他心中没有丝毫的惧怕,甚至是欢喜的,因为自己护住了张凌烟,佑了她的平安。

他觉得是值得的。

弥留之际,他很是不舍的抚了抚张凌烟的脸颊,断断续续的说道:“最见不得,你哭,以后,别哭了。”

最后再看了看张凌烟的眉眼,他慢慢的合上了眼睛。

张凌烟一口气提到了嗓子眼儿,却是梗在了那里,最后只是气若游丝的般的一声抽泣泻在了空气里。

蓦然,一双冰冷的手自张凌烟的身后轻轻盖住了她的眼睛,张凌烟能感受出来,来者是张起灵。她任自己瘫倒在张起灵的怀里,两行眼泪紧接着就滑落了下来。

张起灵还是那副清冷的样子,有时你都会怀疑,究竟这世间是否还有能让张起灵面露异色的事情。他轻轻拍着张凌烟的肩膀,像是哄一个孩子一样,无比耐心,无比温柔。

延伸阅读

皙色加盟  http://www.california-picture.com/d14h.shtml
皙色牛仔裤是衬衫、牛仔裤.t恤衫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嘉铖视欣视力保健加盟  http://www.california-picture.com/69lb.shtml
嘉铖视欣视力保健加盟品牌隶属于北京嘉铖视欣集团,专业致力于儿童青少年近视、弱视的诊治

石来运好水晶加盟  http://www.california-picture.com/bqem.shtml
连云港市石来运好珠宝科技有限公司创立于1998年,总部位于中国水晶之都——江苏省东海

雨浪沙加盟  http://www.california-picture.com/nx6d.shtml
雨浪沙家纺布艺占地面积五十余亩。从加工厂到春雨股份公司,经过20多年的努力与发展,形

鑫佰恒加盟  http://www.california-picture.com/xawn.shtml
鑫佰恒圆钢加盟总店是不锈钢、钢板、圆钢、无缝管、合金管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百果园水果超市加盟  http://www.california-picture.com/shmk.shtml
百果园水果超市秉持“让天下人享受水果好生活”的企业愿景,信奉“博爱宽仁、诚实守信、义

龙顺加盟  http://www.california-picture.com/p50i.shtml
龙顺家居饰品是福建省德化龙顺陶瓷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总部生产陶瓷马克杯,双层杯,早餐杯

品安加盟  http://www.california-picture.com/nrql.shtml
品安电子成立于2002年,拥有数十名的销售与售后服务人员,主要经营/代理经营国内外各

唐人时代KTV加盟  http://www.california-picture.com/gya8.shtml
唐人时代KTV,采用线条组合的流线型设计,将空间分割为多元一体,时尚感十足,优雅而不

过家家装修加盟  http://www.california-picture.com/uine.shtml
过家家装修网,专以“8090后”为代表的年轻人提供“过家家”式装修消费体验。我们一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氪金大佬在线阅读第十节

    吴信也被杨薇的手笔震惊到,万象酒店可是价值十个亿啊,就这么转让了?经理则鞠躬说道:“老板好,这是我们赠送的红酒,请您享用。”吴信有些哭笑不得,那不就是我的东西吗?杨薇则小心翼翼的看着吴信,像极了小孩子撒娇的模样。啊啊啊,好尴尬,不知道小哥喜不喜欢这种,是不是觉得我太功利了。俏脸都有些泛红了。吴信摆了

  • 天师道啊在线阅读第二章

    一个晴朗的早晨,年幼的布莱克来到灵石峰边玩耍。突然,从远处传来一声巨响,“不好!是光明圣坛的方向!”布莱克一惊,连忙朝着光明圣坛飞去。“都死到临头了,还是不肯交出光明卷轴吗?”布莱克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说,他没有直接进去,因为他觉得这个声音很不友好他在门口张望着,看见一个披着斗篷的人站在那,身边还有两

  • 鱼龙幻第八章在线阅读

    1月15日这天清晨天就已经亮了,这是在冬天很少见的.但天一直灰蒙蒙的,微风拂面,虽然还有些寒冷,但比起往常算是暖和了.“诶,林海,你说这天什么时候放晴?这一个冬天都很少晴过呢?何凌阳刷着牙,乘着吐水的空闲说了一句.(这段时间林海,何凌阳都住在安东尼家)“我哪知道嘞......我又不是天气预报.林海无

  • 刺客信条:秘密圣战在线阅读第一章

    “啪!”祝小楼一巴掌糊在了自己的胳膊上,还是没打到那只蚊子。一脸生无可恋地往家里走,晃着手中红色的布袋子,上面印着“正良烧鸡”四个大字。祝小楼是个二十七岁的高三生,她刚补习完英语。当然,是心理年龄二十七岁。她还记得,那天她做了很久的心理准备,去了医院的口腔科拔那颗横着长的智齿。医院人很多,口腔科更是

  • 不如归隐谢半品?恩,是的.

    第三章:而在接下来少女的话中谢无双知道,当今谢家的家主谢东平今年四十三岁,育有四子两女,当然,这里面并不包括谢无双,他可不是谢东平亲生的。“对了,说了半天,你叫什么名字?”谢无双对少女说道。“奴婢叫玉儿。”少女应声道。“呵呵,好名字。”谢无双拍了拍巴掌道:“你几岁了?”“十七。”玉儿低声道,说完之后

  • 大秦:每周一个新技能在线阅读邀请

    “欢迎欢迎。”李牧快步走了出来,热情伸出右手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五十多岁的人,笑得脸上褶子都堆叠起来,一旁跟随李牧多年的助手都忍不住咋舌,至于吗?柳夏芜也伸出手与他相握,在众人面前接下了这份殊荣。“您太客气了。”跟李牧客气完,随即向在座众人欠了欠身,略带歉意道,“也劳烦各位久等了,飞机延误了一段时间

  • 晴末韶颜(主水果篮子+金色琴弦)第一章在线阅读

    山洞内这里没有阳光,只有如墨般的黑。山洞深处,一团蓝色的光透过黑暗,为黑色的世界渡上一层蓝色的轻纱,也将此处的轮廓显现出来。洞的中央是一张饱经沧桑却一尘不染的文案,文案上放着一本古书,古书被封印在深蓝色的结界中。书的封面有着“禾愫”二字,泛起银色的冷光。古书上有着道道黑色暗纹,棕色的藤蔓包裹着着它,

  • 被暴躁月老压迫的日子之以一敌二,收服苦菜(10)

    “跟着你?”“啧啧啧……”“口气挺大……”四下里炸开锅来,议论纷纷。白浔倒是最镇静的,道:“这位姑娘,我们之中尚且无人打得过你所说的傻……”“嗯?”苦菜略带威胁性的看了一眼白浔。白浔见了笑道:“好好好,苦菜,苦菜。你一个女儿家家,又怎会是他的对手,我劝你一句,趁早回家去吧!”“怎么?女孩怎么了?那紫

  • 闯入美男窝在线阅读第六节

    丁婷放下水杯,听到这话,有些激动的说道:“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出国对你自己也有利,不用再那么辛苦的工作了,钱的问题也解决了,这样不是很好吗?更何况,他们两个是真心相爱的!”听到这里,佟杉杉无话可说,只回了一句:“我自己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丁婷知道自己也说不动她了,气得扭头就走。这一个星期,佟杉杉每

  • 人生一个世界在线阅读第七章

    美逶迤的山岭,蜿蜒盘旋,犹如一条正在酣睡的巨龙。俯瞰足下,白云弥漫,环观群峰,云雾缭绕,一个个山顶探出云雾处,似朵朵芙蓉出水。这儿的岩石,有的娇小玲珑,宛如破土而出的唇笋;有的精巧雅致,好似含苞欲放的睡莲;有的气势磅礴,仿佛飞流直下的瀑布。山中一条小径蜿蜒曲折,像一条彩带从云间散落,游人似一个个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