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风起洛阳西(剑网三)之第十章

作者:番茄红薯酱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边,花想容还在带着郑冀炎前往公主府,其实就是由宫人抬着坐在轿子里和郑冀炎叙旧罢了,真要她说公主府在哪个位置,她保准还不知道呢。

“炎炎,你怎么突然就回来了?居然也没告诉我一声,你要提前说了,我就省好多事了!”花想容跟个没骨头的人似的,软趴趴地背靠在郑冀炎怀里,手一下下地摆弄着郑冀炎的长发,“你是不知道,朝中那些人老想欺负我和姐姐,竟是一群老流氓!”

“娘娘被欺负?”郑冀炎失笑,“你莫不是恶人先告状么?吾倒是一路听说了花太妃欺人太甚,气得朝中大臣胡子都白了三丈,却又束手无策,坊间称为‘花妖’,这不厉害威风得很啊!”

“欺人太甚?”花想容不禁嗤笑一声,“不过是一些道貌岸然的老贼罢了!这么老了舍不得死还想焕发第二春不是?”

郑冀炎看着花想容越发妖媚的样貌,‘花妖’这名还挺是合适的。

“不过,治他们的方法可不是我自己想的,我只是一个负责添油加醋的传话人而已。”

“嗯?幕后那位高人,莫非是太后娘娘?”郑冀炎倒抽了一口气,“那种点子怎么都不像是娘娘那种正经人想得出来的啊!”

“自然也不是姐姐,姐姐向来是正人君子作派…”花想容兀地顿住,跟着重重地往郑冀炎肩上揉了一下,“你在变着法说我没个正经?”

“吾所言并无半分恶意,还请太妃娘娘勿加恶意。”郑冀炎忍笑,好是不容易地忍了笑,赶紧转开话题,“才两年的时间,奕儿长得可真快。吾离京时,分明才及腿根,如今竟平胸长了。也很是有该有的风范,就是不知,功课是否曾落下。”

“听你说话,是准备回朝堂咯?”花想容沉了一下,“别太着急了,姐姐和奕儿如今四面楚歌,只怕对谁都很难相信,你若是急,就甭想得到姐姐的信任了。”

“小狐儿果然长大了,心里其实也在疑心吾是么?”郑冀炎眯起了眼,狭小的车轿内一时挤满了紧张。

别开眼,花想容故作漫不经心地说,“你那时走得决绝,我只怕你是为了回来一把火烧了皇陵的,心里还打鼓着呢!”

“莫说你,连吾都好奇,为何会再次踏上这片土地呢?”郑冀炎伸手把自己的衣袖从花想容手上救了回来,慢悠悠地叹道,“或许吾也有恻隐之心吧,舍不得就这样牵连无辜?”

花想容噤声,不再多提郑冀炎的伤心事。

没一会,轿子突然停了下来,帘外有人轻声地告知,“娘娘,到地了。”

“嗯。”花想容应了一声,然后向郑冀炎道别,“今日我就只送到这里了,她会带着你的。”

郑冀炎狐疑地探身看了看,不禁哂笑,“莫不是堂堂的长公主府邸,是一座茶楼吧?”

“自然不是把你卖了。”翻了个及是撩人的白眼,狐媚美人娇声送客,“有人要见你,我只是帮忙引荐一下而已,要不然这时我可能正抱着姐姐的手与她诉衷肠呢!”

“你这小狐儿,吾方想助你一遭,如今看来还是算了罢!”郑冀炎实在是个小气的人,说完真的不留余地给花想容回问,就直接随人带领进了茶楼。

要知道郑冀炎从不是一个弄虚作假的人,说是能助她一遭,那必然是心里已经有啥想法了。

偏偏细想一下,方才自己先嫌弃并嘲弄了人家,为了孩子又毫不加遮掩的怀疑和防备她,就郑冀炎那小气得很得脾气,好生求求她吗?说出来不过只是为了故意让她后悔一下。花想容没脸再求,只好忍痛放弃。

“不帮就不帮!反正这么多年都过来了!”花太妃嘴别着,狠狠搅了一道袖摆,被下人抬着回宫了。

那别扭的样子,隔着车辇郑冀炎都能觉察到,想到过去花想容也总是被自己欺负,不禁好笑又惆怅。打起精神,跟着指引的侍女一同上了楼,一直到四楼最里的包间,那侍女才停下,轻轻推开门,郑冀炎心里隐隐开始了期待。

给花想容出谋献策的人、知晓自己的事并将自己请入京的人,究竟是个怎样的人物呢?

走进屋,侍女便关上门离开了,郑冀炎放眼往屋里看去,却只有一少女倚窗而立。是的,一个少女,一个最大不过十二三岁的少女,一个长相稚嫩姿态却如大人一般成熟懂礼的少女。

“你…“郑冀炎皱起眉,虽然直觉这少女不简单,但是却还是与心中设想的老先生亦或者云依棠那般睿智的女性形象相差甚远。

“小女子徐卿若见过长公主殿下,突然相邀,还请殿下莫要见怪。”徐卿若也在观察郑冀炎,身形与先帝相比约莫矮了二寸,比较寻常闺中女子壮了一些,但是并不是难看的那种,不禁赞叹,“难怪早些年殿下可瞒住世人代先帝行军打仗,如此威仪,好是令小女子敬佩。”

郑冀炎对后面这传出去必然惊动全国的秘密倒是毫无表示,只是坦然一笑,然后感叹道,“吾一直好奇这半年来特意写信同吾论天下事,并邀吾入京的人是谁,更好奇此人究竟有何目的,却是万万想不到,这人会是我大夏将来的皇后娘娘。十二岁便知天下事,对朝中局势了如指掌,果然是后生可畏!”

“长公主殿下真是太过奖了,卿若不过只是偶然从书上看了些有趣的书,再顺途摘写下来送给了殿下,若是因此高看了卿若,那卿若实在是受之有愧了。”郑冀炎的夸奖统共不过是为了试探徐卿若给她写信到底是自发的,还是有徐文涛授意。徐卿若也不怯,客客气气地接下这问题,这样淡然自若的样子,实在和传闻中受了惊而卧倒在床的弱女子形象有很大矛盾。

“吾实在不喜欢这般文绉绉的绕圈子互相猜忌,想来,徐小姐也不是能长时间待在外面的,不如,还是直接说开来吧?”郑冀炎自顾走到桌前,为自己斟了一杯茶,“为何如此费劲地写信给吾,并请吾回京?”

“你知道吾当年并非自愿离开,知道当年夏吴言和是为吾被皇兄猜忌而夺去兵权的幌子,更知道吾离京时心中满怀不甘与仇恨。如今皇室人脉单薄,帝权旁落,还有云家心怀不轨,吾若想要搅进这趟浑水,可是轻而易举的。”

“敢问,徐家小姐,究竟,有何居心?”

“楚末,荆公与文忠政见不同,文忠学士屡次在诗文中写到荆公变法不当,使得天下文人也对朝廷有极多不满。神宗震怒,令人审查文忠,时任御史的李定、舒亶、王圭等人,都欲置文忠学士于死地,可谓是证据确凿。当时已辞相位隐居金陵的荆公听了,连忙回京上书,曰,安有圣世而杀才士乎。因此,文忠得以活命。”徐卿若转眸笑道,“殿下心系子民,其实早已如荆公一般,要仇将恩报,不是么?”

将自己比作王荆公么?郑冀炎这才能真的相信,在信中直戳了当谈论云家命理、皇家日后的方向,甚至将过去自己与郑冀璋那些隐秘的事都能搬出来的人,真的是眼前这个十二岁的少女。

如此年纪,这般聪颖,连花想容都为其左右,若她有诚心侍奉皇上,日后凤仪天下时,必然能是非常了不起的力量。反之,若其心不正,难免江山动荡。

郑冀炎又问,“徐家小姐,怎么看当年大夏与吴讲和之事?”

“若战,云大将军执帅,只有五成胜率;殿下执帅,则有七成。”徐卿若肯定地说,郑冀炎点头,有不少骄傲,但紧接着,徐卿若又说,“然,即便是胜,也少说要三四年。”

“吴地有天下粮仓之名,水好鱼肥,自古便是富硕之地。殿下想必也深受军费物资吃紧的苦吧?然而那般长期对峙下去,就算是勉强供应了足够的军饷,只怕百姓却要苦不堪言了,到时若腹背受敌,相信哪怕是殿下领军,也很难取胜。”

“也因此,卿若心中一直有个疑问,殿下真的是争强好胜、好大喜功的人吗?三日围梁,饼城之战,种种事迹,都表明殿下是个进退有度,帷幄心中,从不失分寸的领军者。真的会如传闻那般,不舍兵权、不忌百姓死活也要攻吴的人吗?”郑冀炎不置可否,摊手只请徐卿若直说。

“故而最后卿若斗胆猜测,秘闻中,先帝为夺去殿下兵权而与吴讲和是假,殿下交还兵权劝谏先帝退兵才是真;殿下狼子野心被先帝摒弃故愤然离走是假,先帝不容殿下仁义之词而离心是真。”

一直以来,关于郑冀炎这个长公主,寻常子民之间有寻常子民的说法,重臣之中又有重臣之中的说法,皇室中亦有另一种说法,然而真相,却只有先帝和长公主本人才知道。

徐卿若成了第三个人。

郑冀炎仿若在那刹回到了当初,深夜里,换下男装扮相卸下为假作兄长相貌的妆红,兄长来到了屋里,怒气冲冲地将军符扔到地上,“你竟敢率自退兵?莫不是你以为你是朕的妹妹,朕就奈何不了你了?”

“皇兄息怒,此去吴地查探,虽吴兵力不及我等,但他们依水环河,我军不善水战,若是贸然改陆战,吴军守着栈道便能拖上半年,届时我军后备紧张…“

“后备自是充足的,此时我军正是士气高涨之时,乘胜追击还不够,又怎能休兵罢战?”

“军饷来于民,而民分三等,富足有余的,勉强果腹的,饿死街头的,与其耗费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不如先与吴谈和,效仿当年楚汉之举,等我们养精蓄锐,到时再…”

“妇人之仁!”

记忆戛然而止,郑冀炎对上徐卿若探究的视线,站起身。

“吾代大哥执起军符行军打仗拿天下时,这天下便已是吾的血,吾的命,吾的孩子。”

郑冀炎从楼上眺望下去,闹市中一片喧嚣繁忙的景象。

“然而,这夏都有多少人知道吾?”

注:荆公是王安石的尊称,文忠则是苏轼的尊称,历史上“乌台诗案”发生在宋朝,但是为了配合文中的背景,所以就变成了楚朝(殿下您别闹的朝代)的事了。

延伸阅读

[忘羡]拥有金手指,就是这么爽之平淡的日子里透露出欢声笑语  http://www.3158cn3158.cn/u1f2.shtml
第二天一大早,徐大娘简单的做了早饭就叫醒了四个儿子,林小龙打算带着二弟林小虎去山上弄

BOSS大联盟[穿书]之第七章(7)  http://www.3158cn3158.cn/xquc.shtml
“依然?自然认识,姐姐,我身边的侍女柳依然便是柳太医的徒弟。”纯乐这么一说,江亦岚顿

雷火龙变在线阅读辉夜  http://www.3158cn3158.cn/b25l.shtml
顾化在最后关头将刀锋收起,嘴角噙着一丝笑意,道:“哦?你有什么情报,说来听听。”女人

他表里不一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3158cn3158.cn/ygiq.shtml
“我的儿,你要记住,华夏是一个人情社会,也是一个磨练人的好地方,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

离婚前上了结婚节目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3158cn3158.cn/pxsl.shtml
他循着来时留下的脚步朝绒球葱丛赶去,记忆有时会在自己行动中突然出现,冒出一两个画面。

体内住了一只神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3158cn3158.cn/p7bw.shtml
第二日。紫云世家院闭关密室之一中……一个额角斑白,样貌以显老态的男人,与紫云世家家主

娇鸾甜妻(穿书)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3158cn3158.cn/bg1q.shtml
今天是初二年级组照常的一个月一次的例会,例会安排在每周一晚九点半,因为学生下晚自习后

恶灵酒店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3158cn3158.cn/6wnh.shtml
“你出来吧。”凌离殇来接竺亦凌。“好。”竺亦凌慌忙穿了高跟鞋碎步跑了出来了。凌离殇眉

我的人生不甘平凡之新歌发布(5)  http://www.3158cn3158.cn/t8d.shtml
春节前最后一个周末,郝仁通过和尚师傅的关系借到了音乐学院的一个小礼堂,召开了郝仁的生

无尽玄黄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3158cn3158.cn/xna5.shtml
“小叔,吃饭了。”玉荷端着一碗粥进来,递给夏阳。“嗯。”柳景文答应着,神色间满是懊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沈氏弃女在线阅读第2节

    怀着新的意识,明昧跌跌荡荡地终于长到了五岁,这五年来,明昧是真心想证明自己没那么倒霉,然而事与愿违。从被美人师傅带回了上善派,有了美人师祖母指导,美人师傅很快地上手照看她,当师傅的,都会想把好东西给自家的徒弟,尤其是像明昧这样乖的孩子。虽然明昧还小,妙戈却已经把上善派的奇珍异果都给明昧收集了来,变着

  • 春风十里之玉扇公子有最好的朋友和最爱的人

    女孩间的心事,同龄的人是很容易感觉的到的。同桌是个很聪明的人,一眼就可以看穿杜小尹的心事。而她却从不向她追问任何的事,而是默默地陪着她。陪着她,干尽少年糗事,陪着她,藏着心事。虽然一开始杜小尹并不喜欢和她在一起,总觉得这个女孩莫名其妙。对她好的莫名其妙。杜小尹从未有过朋友,她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友情这种

  • 我有两个系统在线阅读第六章

    心中浮动着危险的想法,元凉墨眸色渐渐转为幽暗,冷漠阴鹜的凤眸定定地盯着小团子晶亮的绿眸,自那件事后第一次僵硬地向上扯了扯嘴唇。——我的。——这里,这里,这里,还有这里……所有的。——都是我的。完全不知道小姐姐在想什么的凌卿音,还在撒娇地躲开元凉墨来回抚摸着自己的手,而后“咯咯”地笑倒在了她的怀里。“

  • 隐身者第8章在线阅读

    此时还未到饭点,酒楼大厅里人很少,中午搞乱的卫生也已经打扫完毕。沪重着急抓偷烟贼,就暂时没去找香奈儿,直接到了正厅。舞台上,几个伙计在李刀带领下重新布置装饰。这位杂役领队见了沪重,大概也知道他神奇的升职速度,友好地打招呼。“哎呀,李哥,忙着呢?看见庐天和张群了吗?”沪重同样友好得问道。“他们在二楼‘

  • 室友怀孕了,父亲不是我了解,故事

    “我们手中有这摄政王的资料吗?”抬头看向一旁杵着无语的墨玄,君浅墨挑眉问道。“不多。”墨玄性子偏冷,话不多。于是话唠冷熙琳便接过了话茬,开始叨叨八卦。“摄政王姓龙名亦寒,长得真是没话说,颜如冠玉俊似嫡仙都不足以形容啊,举国上下不知道有多少未出阁为人妇的**胞为他痴狂呢!”“但是吧据坊间传言,摄政王这

  • 志异:我是济癫弹药库频现失盗,嫌疑人另把钥匙

    刘班长从腰间解出一排钥匙,带领我们五人依次逐个了解武器摆放情况,好以后方便工作。但见武器种类不上一百也有八十,短炮长枪,强弓硬弩。炮弹**,****。穿甲霰弹,箭簇矢翎直看得我们眼花缭乱,目接不暇,好不欢喜。周双全对我挤眉弄眼说:“我地乖乖!这么多宝贝,换做我也偷啊。”程连长耳朵灵刚巧听见瞪了他一眼

  • 我在美漫当岛主第五章在线阅读

    言磊抬眼看着警察,用一种不容反驳的语气说道:“我的儿子的伤还没恢复,恐怕没有精力配合各位的调查了,倒是另一个当事人,言群,就在隔壁,你们可以去询问。”闻言,贺伊翻了白眼,腹诽道,言群的继父和继母还真是臭味相投的冷血双标,亲儿子没有精力,言群就有了么!贺伊生怕警察真的会被言磊说动,跑去打扰言群,于是,

  • [我是大哥大]不良×不良之悍不畏死锦衣卫(3)

    “三哥,我们,我们现在怎么办啊!”“保护陛下,拼死也要让陛下逃出去!!”“可是三哥,这样的陛下,值得我们保护吗?”一身飞鱼服的锦衣卫,往朱祁镇所在的破庙看了一眼,眼中全是厌恶。本来作为锦衣卫,他们是皇帝手中最锋利的利剑,同时他们也是最忠心的存在。可是朱祁镇的出现,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失望至极。打仗

  • 僵约:我被马小玲挖了出来第四章

    “七树小姐。”娃娃脸的年轻人抱着文件袋敲门进来:“这是您要的贝罗玛公司的全部资料,另外厚生省的药物审验报告也拿到了,都在里面。”“辛苦了。”七树把文件袋接过来,顺手放在一边,交代起其他工作,助理柚木背手站着,眼睛眨也不眨地听完:“明白,我这就去安排。”“还有件事。”七树翻开办公桌上的日历,周六的日期

  • 执道求魔之疑心(2)

    整整半个月,霍怀秀闭门不出,不上朝,不见客。身为靖南大将军,多年来驰骋疆场、镇守边关,人人都当他是钢筋铁骨的战神,永远不会倒下,如今因为一场小病,竟然卧床十几天,实在匪夷所思。时间一长,闲言碎语便多了起来。坊间盛传,霍将军与南夏陈石一战,虽然险胜,却留下不治内伤,撑到今日已是油尽灯枯,命不久矣。这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