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我的专属男孩之正式入门

作者:风铃吹雪 来源:17K小说网

“听说了吗,管长老的亲传定下来了。”

“岂止啊!我听说人还被管长老给带回了自己的住处,打算放在身边亲自培养呢。”

“听一个师弟说这位亲传的大小事都是管长老亲自带着操办呢。”

“你们说这亲传得是什么背景才让管长老这样。”

“有传说这位亲传是管长老的女儿呢!”

“不会吧!”

......

最近清晏宗关于这位亲传的身份以及管佟对云霁的态度的讨论不绝于耳,越传越离谱。倒是两位正主相处的甚好。

小云霁乖巧听话,修炼勤奋,极其省心,弄得管佟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也只好在小徒弟的营养方面下手,小徒弟吃好喝好才能更好的修炼。

尽快的毁灭世界,完成任务,自己也能快点将奖金和大房子拿到手,继续回去休假。

“不发表一下看法?”秦飞絮问道。

管佟到食仙楼给小徒弟打包吃的刚好碰上了秦飞絮在店内,两人便坐下聊了会儿。

“说什么?”管佟看了一眼楼下围坐在一起的几个弟子,很快便收回目光。抿了一口茶水, “你是会信无根无据的传言的人?”

“我当然是不信的,但你对你那小徒弟是不是太好了点儿?”

“有吗?你对你家徒弟不好?”管佟想了想,自己也没对云霁有多好啊,修炼不用自己操心,也就在小朋友的营养上操操心。

很快又换上了不正经的笑容,捏着不大的茶杯在手指间来回转动,“我知道了,秦长老是因为最近没来约你吃饭,吃醋了。”

“放心,我改,一定雨露均沾。”一副了然的表情,末了还冲秦飞絮抛去一个媚眼。

毫无疑问得到了秦飞絮的白眼回赠,“你知道我说的什么意思。”

“小徒弟还小,作为师父多照顾一点怎么了?”管佟将茶杯往桌上一放,一段话说得十分的理直气壮。

“琼琚入门的时候可和云霁一般大,我也就派了稳重点的弟子去照顾照顾,哪儿像你这样。”

“我怎么了,师父对徒弟好不是应该的吗,这师父师父,如师入父,既要负责教导也要给小徒弟家人般的关怀,有什么问题。”

秦飞絮见管佟认真正经辩驳的神色,依旧有些许迟疑,问道:“真没隐情?”

“真没有,一定要我说她是我亲闺女你才满意?”

“倒也不用,但是我要提醒你别陷太深,你们才接触,真有这么合眼缘让你对她好?你也要看看她值不值得,到现在她的身份背景还没调查清楚。”

管佟闻言不自觉的蹙眉,“调查她做什么?”

“例行公事。”

管佟没说话,盯了秦飞絮好一阵儿才收回自己的视线。“行吧,东西好了,我先回去,小徒弟还没吃饭呢,别饿着了。”

看着管佟这操心的模样秦飞絮满是无奈,“都让你别陷太深。”到最后真受伤的还是你自己。

“九九,我对小徒弟有好得过分了吗?”

这段时间对于管佟对自己时不时变换的称呼049已经习惯了,代码不再会时不时一抽一抽的。

对于管佟的问题,049略有迟疑,最后还是回答道:“没有。”

“我就说嘛,一些小事,哪就算对小徒弟好得过头了,真不知道老秦是怎么对她徒弟的,莫名心疼。”

听到049的回答管佟也放心了,毕竟照顾云霁管佟还是裹挟着一些只有自己知道的心思。

待管佟回到剑峰的时候,云霁还在练习着剑法。在管佟看来小徒弟练的这套剑法极其基础且普通,没什么玄妙,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练的。

管长老分外嫌弃小徒弟练习的这一套剑法。

云霁见管佟回来了便收了剑走到管佟更浅行礼,乖巧的叫了声师父。

“乖,来吃饭了,食仙楼的食物对现在你的修炼大有脾益。”说着就揽着小徒弟的肩膀往练功场旁边的凉亭走。

小徒弟吃相斯文管佟是见过的,细嚼慢咽,食不言,师徒二人便在凉亭中安静的用完一餐。

时间不慢便到了入门礼的日子。

入门礼在主峰举行,在入门礼前几天所有新弟子都拿到了自己的宗门弟子的衣服,换下了原本门派的服装,也接受了几天的初步熟悉,入门礼走个形式,表示正式入门了。

小徒弟换上了属于剑峰亲传的衣服站在了剑峰弟子列队的前面,云霁年龄尚小,身量也不高,在四位亲传中是年龄最小也是最矮的一个。

不过小云霁依旧站得笔直,接受着周围人的打量。在宗主和四位长老没到之前,另外三位亲传和其余宗门弟子皆是打量着站在前方的小姑娘。

剑峰年长的一批弟子倒是或多或少的护着点云霁,对上打量的目光给瞪回去不少。亲疏还有别呢,师尊的亲传必须护着。

再看看前头站得笔直的小姑娘似乎没受影响也就放心了。

清晏宗目前的五位门面到了众弟子的目光也就集中到了上面,听着宗主大人讲话。

也不知道为何,宗主大人讲了挺长的时间,管佟也没听见什么有趣的内容,除了声音好听,讲话的人赏心悦目也没什么特别的。

但再看看下面的弟子们反而一个个目光热切,热情高涨。

宗主大人讲了半个时辰这入门礼也算完成了大半,之后的程序也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最后刚好两个时辰的时候结束了入门礼。

众弟子各自回峰,几位亲传被留了下来。

还是之前的议事殿,四位长老身边都站着各自的亲传弟子。目的是为了让几个小孩儿熟悉一下,互相认识。

熟悉认识完懿清修将小云霁招到跟前,满脸笑意的将一个玉瓶递给云霁。“师伯之前答应给你的特别厉害的丹药,你回去就去你师父的静室闭关服下这粒药丸,等你在出来的时候修为一定会大有长进。”

“谢谢师伯。”向懿清修道了声谢云霁才接过玉瓶小心收了起来。助长修为的丹药在修仙界少见,懿清修这礼算得上珍贵了。

清晏宗五位中懿清修是最喜欢小孩儿对年轻一辈最好的,靠的上溺爱的边了,但也仅限于几位亲传弟子。

“这丹药虽然对你修为有益但要记住修炼切不可走捷径,否者根基不稳对你以后只会有弊无利。”坐在懿清修身边的穆嘉叮嘱道。

懿清修听了习惯性想抬杠,但好像也没办法反驳,毕竟弊端自己已经开始有了体会了,只得将气给憋了回去,但还是没忘瞪了一眼穆嘉。

“师侄谨记。”

小云霁刚回到管佟身边,殿外便进来一个通传的弟子。

“宗主,琼灵阁的人正在宗外,说是来送贺礼的。”

“请。”

懿清修问道:“这琼灵阁的人怎么会来?”

秦如斯摇了摇头,“叶阁主并没有提前知会。”按理说像管佟收徒这种情况,其余四大宗门也就主事人写封信以表祝贺就行,这派人送礼上门还是头一遭。

倒是秦飞絮若有所思,看了一眼管佟身边正垂着眸子的云霁。

“见过秦宗主,诸位长老。”来人是琼灵阁主的心腹,宋雨。

“宋执事不必多礼。”秦如斯问道:“不知宋执事今日特地前来所为何事?”

“阁主派我来恭喜管长老收徒,并且阁主略备薄礼让我送来,不成敬意。”说完看向管佟的方向,上前递上一个云纹木匣子,微微一笑,似有似无的视线扫向管佟身边立着的云霁。

“多谢叶阁主的好意。”管佟说道。礼物我也替小徒弟收下了。接过匣子放到小徒弟手里。

两方人马客套一番也就结束了谈话,秦如斯本想留宋雨住两天,但宋雨以阁内事物繁多婉拒了。

自家阁主什么样子宋雨是清楚的,如果再住两天回去不是副阁主累死就是需要处理的事务堆积成山。

宋雨走了没多久诸位长老也带着自家徒弟各回各家,人走得差不多殿内也只剩秦飞絮和秦如斯。

没外人秦飞絮也坐到了秦如斯身边。

“云霁的身份还没调查完吗?”秦如斯问道。

秦飞絮摇了摇头。调查云霁身份一事从定下云霁的亲传身份开始便开始调查,以往最慢也会在入门礼之前出结果。

“倒是琼灵阁的态度比较奇怪,我有些猜测,要出宗几天去证实一下。”秦飞絮说道。

秦如斯握住秦飞絮的手说道:“早点回来,注意安全。”

秦飞絮轻笑说道:“知道了,只是要麻烦宗主告诉我家夫人,这几天要委屈她独守空房了。”

秦宗主被看得不自然的移开视线,小声的说了一句“没关系。”秦飞絮看着身边人微微泛红的耳垂,唇角止不住的上翘。

自家夫人在某些方面是格外的纯情,真可爱!

剑峰这边儿管佟带着小云霁又开始数钱了,数完之后管佟再次认识到了自己的贫穷,这一个个的出手都这么大方。管佟一边给小徒弟的零花钱袋子填充,一边接受自己很穷的事实。

数完灵石小云霁就打算往静室里钻,不过被管佟给拉住。也不知道这小孩儿对修炼哪来这么大的热情。

“你这闭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要不师父去给你准备些好吃能放的食物。”

小云霁笑道:“谢谢师父,不过不用麻烦,估计修炼起来也没时间吃,我入定之前吃一粒辟谷丹就行。”

辟谷丹虽然难吃,但格外的抗饿。

“那也明天再进,今天你就先回房间好好休息一下,不许练剑也不许修炼,晚点儿带你去食仙楼吃好吃的。”

小云霁笑着应下。

相处几天下来云霁发现这位师父还真是不太一样。

外界都传这位师父性子冷,一心专研剑法,勤于修炼,年纪尚小修为便颇深,经常被长辈用来教育后辈。

不过这几天小云霁可真没怎么看见管佟修炼,甚至没见管佟拿过剑,倒是发现师父经常往食仙楼跑,比起修炼、剑术,这位师父似乎对吃和玩乐的兴趣更大。

延伸阅读

瑞江木业加盟  http://www.girlwill.net/p9o7.shtml
成都瑞江木业有限公司成立于1991年,经过数年的艰苦创业,现已发展成集设计、研发、生

沪花文具加盟  http://www.girlwill.net/so9q.shtml
沪花文具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宜兴市沪花文具有限公司组建于1999年,创立来一直致力于“

蓝莓果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girlwill.net/u82m.shtml
蓝莓果少儿英语,是蓝莓果教育自主研发的新型学前班,解决孩子从幼儿园到小学转换难题,包

康诺莱加盟  http://www.girlwill.net/poh9.shtml
康诺莱孕妇装项目介绍:孕妇的健康需要我们格外的关注,所以健康舒适的孕妇装是她们需要的

润禾晨加盟  http://www.girlwill.net/yznn.shtml
润禾晨家纺布艺总部是家居产品、水溶花边树皮缎、印花布、桌布、餐巾、盘垫、靠垫、窗帘等

乐活居加盟  http://www.girlwill.net/nqi5.shtml
暂无

粤东加盟  http://www.girlwill.net/p2a0.shtml
粤东益智玩具生产电子产品,玩具工艺系列产品,集设计、开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多种经营

奥德萨干洗加盟  http://www.girlwill.net/5hq.shtml
奥德萨干洗一站式洗衣连锁形式为追求高质量、快节拍生活的时髦人士提供了最理想的全新干洗

南秋礼品加盟  http://www.girlwill.net/gaqq.shtml
厦门南秋礼品有限公司是南秋机构旗下的一家集研发、设计、代理、批发于一体的礼品公司。公

绿叶水果加盟  http://www.girlwill.net/b6w7.shtml
绿叶水果是长沙市绿叶农产品贸易有限公司旗下于2014年建立的水果网购平台,在发展的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豪门娇妻总裁的小老婆在线阅读大道起源

    “帝尊一语成谶,我果然如此这般,唉,后悔不听帝尊的话,早知道就不该急于渡劫,现在终于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场,可怜我万载修为,要毁于一旦了!”凌衍后悔不已,喃喃说道。抬头望天,风云雷暴还在持续,,,凌衍无奈叹息道:“罢了,大不了重修万年,再修神功,勇度劫难,杀他个天翻地覆。待我归来,定叫这天灵星横尸十亿里

  • 深海亡鱼在线阅读你欠我的钱还没有还

    刘林此言一出,也是让张员外愣了一下。对于手里的聚宝盆,他是很喜欢。可是自己的家产,也是他辛苦大半辈子挣回来的。要是全部拱手让人了,张员外还是十分的心疼的。看到张员外有些犹豫,刘林让朱重八直接将聚宝盆抢了回来。“既然你不想换,我也不勉强。这宝贝,我是看在你吃看这么大亏的份上,才舍得拿出来的。要是寻常人

  • 几回闻在线阅读第五章

    Chapter05沈晴一的心里也充满了对陆仲廷的膜拜,这充沛的膜拜之情甚至在这一刻超过暗恋的情愫。不愧是双金影帝啊!这气场!这演技!这临场反应速度!真的是绝了。她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肩上的衣服,走到他面前致谢,“刚才谢谢。”她心里实在紧张,完全没注意到他眼里的诧异。毕竟见得多了,陆仲廷也不过就是诧异了一

  • 假如我是麦小姐第五章

    灵者道:你方才说你父亲是独角犀牛王,那不是我曾经的好兄弟吗,红童子道:什么好兄弟,别说大话,我父亲与你有什么关系,在这里满口喷人,父王就算有兄弟也不可能有你这样的兄弟,连个小孩都不救,就算是恶人,那也是小孩,你好得救他一命让他改过自新。”“灵者道:你是我兄弟的儿子那不就是俺小灵的贤侄,红童子说:谁是

  • 望门男寡在线阅读第一节

    从出生的那一天开始,梁岳都经常会做一些梦。在梦里,他化成为龙,能飞天遁地,畅游于碧空之下、云海之间;能兴云布雨,鼓风作雾,润泽四方;众人和百兽都对他很是推崇,无不怀着感恩敬畏之心、稽首参拜……一切都好像真的一样,在梦里,梁岳经历过另一个人生,只是醒来后不太记得。而在病中去世之后,梦境变成了现实。此刻

  • 一地鸡毛第三章

    事实证明就算是脱离了恶鬼的行列,人类和非人类也是天生的不对付。在顾唯笙说到“人肉”的时候,楼逍的眼神毫无征兆地阴沉了下来,吓得方木连忙拽着顾唯笙走人,生怕这两人一言不合打起来,然后齐齐霸占明天的头版头条。#两影帝片场不合闹罢录!大打出手为哪般?#这画面太美,方木表示他想都不敢想。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天,

  • 这个太监我承包了第3章在线阅读

    我叫白扶苏,我在白付出我怎么就养着这两只白眼狼呢明明这篇是我的传记,连篇名都被抢去了就因为父亲给我取的这个名字我的人生一直在白付出,不得不服输趁今天没醉,我要做一回祥林嫂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夜晚我刚刚经历完了丢官破产死老婆的中年男人悲惨三部曲提着酒回去的时候,门口躺着一个身着绿色纱衣的小孩浑身是血的,

  • 迷心第1章在线阅读

    大周的西南界是莽莽山脉,在最里处的一个山腰坳内,有山民隔世而居。他们狩猎为食,凿山泉而饮,已经绵延了好几代。今日晨起依旧有小雨,淅淅沥沥的。雨天湿滑,狩猎不易,所以一直是公认的休憩日,但今日各户的当家汉子却聚拢到了山头的大庙前。这大庙供奉着老祖宗们的牌位,是族中的圣地,狩猎集散或是要事商定都是在这里

  • 旅行的意义第2章在线阅读

    星尘是欧阳宇轩高考完那年在珊崖市放松时在海边无意中捡到的。这是一块黑色类似玻璃材质的小方块,欧阳宇轩开始以为捡到了宝石,但凭9+3年的义务教育并以很突出的成绩判断地球上应该不存在这类的宝石。利用剩余的假期回到彬州准备对小方块的材质进行综合分析研究。可研究却始终一筹莫展,就算对照元素周期表也没有发现与

  • 绿洲与冰川第十章

    顾青和廉晁隐身在云端中,暗中注视着底下的润玉。润玉运起全身的灵力,施法,极力想消去此处琉璃净火的痕迹。一次,失败。又来一次,失败...无数次后,痕迹始终抹不去,润玉精疲力尽地坐在地上,颓然失落。他久久不言,忽然,恍若想到了什么,笑出声来,仰头看向空中,表情渐渐凝重,嘴角笑意冷冷,对着虚空无声地说了一